……望見眼前出現熟悉的臉孔,內心並沒有感到安心或開心之類的情緒,反而感到厭惡、不知所措,腦袋仍舊轉不過來。

但身體代替了思緒,單手一放,將抓在手上的理事長丟在地上,看也不看,又將轉移到另一個地方。

內心或許擔心、憤怒、無奈,再次顯現的地點是個無人煙的大自然裡,這裡的環境就像之前自己創造的空間相仿,讓人不由得感到放心。

在這找了棵較易憩息的大樹,悠悠地坐在地上,並上瑋珊躺在自己腿上。

內心的雜亂過了許久才漸漸平息,但每當看見瑋珊的模樣,便不禁提起殺意,恨不得將那幕後人給找出,然後施以極刑,即使將瑋珊的雙眼閉上,仍舊可從那微薄的眼皮另一邊,感受到那空虛的心靈。

用手輕輕撩的她的秀髮,望向眼前碧綠的風景,及在不遠處的小湖泊,讓自己的心境漸漸沉靜。

「該怎麼辦……」該怎麼辦……仔細思考便可得知毀滅並不是瑋珊真正的想法,那只是在絕望之下的念頭,任誰都是這樣,所以只要讓她恢復原狀,一定可以像以前一樣,恢復開朗的她……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做,即使試著探望瑋珊的內心深處,也只是看見一片漆黑的枷鎖將某個物體包圍在其中,無數枷鎖的包圍,形成一個完全密封的球體……與世隔絕。

不管怎麼做,仍無法突破那層枷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孤獨的一人,在絕望的黑暗中漂浮著。

外人不管怎麼做,除非她自己願意將那層層包圍的鎖解開,否則終究是徒勞無功。

在這樣的條件下,只能盼望著時間,祈禱時間能讓瑋珊的心鎖解開一些。

不知過了多久,意識有些朦朧,記憶好似也又些模糊,眼前的景色變得有些橘黃,夕陽的光芒照耀在樹林中,使樹林顯得格外溫和,柔和的光照耀著大地,讓樹蔭拖的又細又長,當正感概時間的流逝時,視線裡突然出現三道人影,因背光關係,看不清楚臉的輪廓,即使這樣,還是清楚是誰的到來。

「怎麼了?竟然會找到這裡。」內心早已不再雜亂,但對於突然出現的人,也沒沉靜到哪去,只能以平穩的口氣問道。

「……怎麼突然就跑了。」對方的聲音聽來,不只是平穩,甚至可以說是冷,可見聲音主人情緒是處於相當不滿的形況。

「當時情緒不穩,所以逃跑了。」述說的口吻彷彿不是當事人般,這顯然讓對方更為不滿。

「逃跑!?你敢說你是逃跑!?你知道事後我們找你多久嗎?」視線滑向地上,不願直視著對方的眼睛。

……恩,看來當初他們是算好我會出現的地點在那等的,對於我剛出現就馬上逃跑,好像極度不滿呢。

但這沒辦法,我不得不離開,因為我當時還沒恢復……我還不是我……

「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們平安無事……」心好像平靜過了頭,連自己都有些訝異自己的發言。

呵呵……看來……我還沒恢復阿……

「這句話是我們該說的吧,你知道不知我們找你找多久了?」聲音不再像剛才般全是不滿,而是帶點憂心……

「恩……抱歉……」明知不對,卻沒特別愧疚,明知不對勁,也沒特別抬頭,不知為何,感覺好平靜,內心無法掀起漣漪。

「喂……你沒事吧?」這句聽不出特別用意,卻也沒心思去猜疑。

「嗯?沒事啊。」呵呵,是阿,沒事的,心中也這麼不斷想著,怎麼會有事呢。

「…………」

「爸爸,媽媽她要不要緊?」耳邊傳來另一人的聲音,這讓低著的頭抬起,背光,看不清,但仍知她臉上的著急,望見這著急,內心卻仍不起漣漪……

「……」即使如此,面對她的問題,我也無法回達,瑋珊終究是要緊來不要緊?

「不知道。」實際上或許是害怕知道……這問題開始讓沉澱的腦袋運轉。

「那爸爸你要不要緊?」聽這口氣,這好像才是她真正的問題。

「…………」

「不管怎樣,帶媽媽和我們一起回去吧,我們一起讓媽媽恢復……好嗎?」望見她渴求著,心中雖然也沒任何看法,但也知道繼續這樣不行,於是稍稍點頭,好帶著瑋珊離開。

「傑,你去幫忙一下好嗎?」

「恩,好啊。」剛剛從頭到尾都沒開過口的另一人走來,是昔日不曾相識的人,因此不禁提起警戒心。

他伸手要接過瑋珊時,我伸過手將他的手打掉「別碰她。」
即使口氣平穩,但裡頭仍含著高度的警戒心。

「爸爸!……」露易絲彷彿對其舉動有些錯愕,但我不得不這麼做,只要對方是男的,我就不會忘記當初那兩個混帳對瑋珊的所作所為,即使眼前這位是露易絲和鳳凰所相信的人。

「依……露易絲,沒關係,讓我來吧。」去掉這原因,現在他跟露易絲友好的關係也讓我大為不悅……明明剛才還心境如水的,為什麼呢?

「呃……好吧,但你要小心爸爸他喔。」露易絲頗為擔心的看著……他。

「恩,我會的。」看著他對露易絲露出的猥褻笑容,內的的鼓動也開始漸漸壯大。

見他轉向這邊來,露出些微無奈的笑容,說著讓我錯愕的話。

「爸爸,媽媽暫時讓我扶著吧,您看起來也……也……」說著說著,他的臉彷彿有些異樣,好像正看著一隻準備爆發的怪物般──我。

「混帳!誰是你爸爸,剛剛不插嘴,你竟然和露易絲在那邊卿卿我我,走開,你色狼,給我離我的露易絲遠點,也不准並我老婆!」就是不知為何,聽見他叫我爸爸,我那平靜過頭的心就是很不爽,再度一手打掉他身來的手,自顧的將瑋珊抱起。

「我警告你,不管怎樣,別給我對露易絲動歪腦筋。」說完,我走向露易絲。

「現在跟我回家,我有事要問問!」礙於雙手拿來抱著瑋珊,所以不能抓的她的手,只能這麼對她說,說完,看也不看讓我心中不爽的那小子,眼前在畫面閃過,轉移到好久不見的家中。

 

「什麼情形?怎你叫他一聲爸爸,他就變回來了?」鳳凰見過許多場面,但顯然沒見過這種怪異的畫面,只能見她傻眼的看著傑。

「爸爸怎麼會生氣成這樣?」但最錯愕的莫過於當事人之一露易絲,她完全想不到我會有那樣的反應。

不過當初我那樣的反應算正常吧,才剛不久前,瑋珊才被別的男人差點給……現在眼前又出現一個男性,而且還覬覦我的女兒,天下哪個做父親的會乖乖把自己的女兒拱手讓給別人?

不過這反映好像在傑的預料之中,他剛剛被警告的那麼慘,現在嘴角邊竟然微微上揚,還好這時我不再這裡,不然我一定一腳踩死這該死的兔崽子!

「恩,這反映跟我預料中的差不多,不過真正面臨到,還是有些嚇到,別太大驚小怪了,姐姐,露易絲」傑無奈地說著,並不在意的走向露易絲身邊。

「你知道爸爸會這樣?」

「大概就頑固老爸打死也不要把自己女兒嫁出去的心理吧……」雖然早就料到,但他還是一臉無言地說道。

「嗚……你怎麼可以說我爸爸頑固,臭傑!」露易絲用手輕垂著傑的胸口笑罵。

「抱歉抱歉,下次我不會這麼說了嘛,別打了」傑酷似很享受著被打的時刻,只見他笑盈盈地抓著露易絲的手。

「啊……沒、沒關係……」見雙手忽然被抓住,露易絲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傑。

「…………」知道露易絲在想什麼的傑,也有些臉紅的看著露易絲,但手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

兩人就這樣相望著,臉也有越來越近的趨勢,只見露易絲緩緩將眼睛闔上,等待著某種事物的到來……

「是是是,請別再單身的我面前放閃光好嗎?連我身為鳳凰都覺得刺眼了,情人節已經過了,明年再來好嗎?」不知從哪拿出墨鏡的鳳凰將墨鏡戴上,並揶揄著兩人。

「拜託,就算只有洛年離開,你們也放得太鬆了吧,小心我跟他打小報告喔。」

「啊!姊姊您怎還在這裡。」傑迅速的方開雙手,將身子轉向另一邊。

「鳳凰姊姊!這……」露易絲也不知所措地收回雙手,雙眼胡亂飄移著。

「好啦好啦,也該回去拉,不然他到時候提著武器直接殺來我可擋不住。」鳳凰打鬧著的同時,將三人轉移到家裡去。

 

好久沒發了,嘛,算了,這只是發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闇夜o痕
  • 頭香~~

    好看!! 繼續加油!!
  • 謝謝^^

    寧夜狂響 於 2013/02/17 17:20 回覆

  • 風夜末∮神
  • 你要不要讓洛年變成集一堆外掛於一身的?
    ()_()
  • 不會,先前的一些用好玩的外掛會去除,而且會讓之後的外掛合理化WW

    寧夜狂響 於 2013/02/28 18:13 回覆

  • 風夜末∮神
  • 忘了跟你講有些是不要寫的太<生動>
    ()_()
  • 诶?不懂==你指的是哪方面呢?

    寧夜狂響 於 2013/03/02 06:37 回覆

  • 風夜末∮神
  • 比如說床戲之類的
    ()_()
  • 你放心,床戲應該不會再有了= =(那種東西我也只是想謝寫寫看得而已,不是主要的)

    寧夜狂響 於 2013/03/03 08:56 回覆

  • j7n7a
  • 500坪led大﹉批﹌發賣﹌場

    01.hk/alo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