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意識還有些朦朧,應該還有一半在夢裡吧,之所以會這麼肯定,是因為現在身體所感受到的觸感跟平時在床上不同,雖然我也有一個等身大小的抱枕,但終究是抱枕,而不向現在感受到的,被人抱在懷裡的感覺,而且好溫暖,跟『他』好像……

希望就繼續這樣,一直的,一直的睡下去,因為這種感覺就像他將我抱著,無時無刻陪在我身旁。

可能因為是夢的關係,再加上意識矇矓的關係,身子不自覺地變大膽了,因為沒有實際將眼睛張開,所以只感覺的到手輕輕掠過那像細嫩頸部,雙手抱住像頭的地方,讓自身子更加靠近。

那味道就之記憶中的一樣,好懷念,有多久沒這樣抱住他了呢?

一旦知道這只是夢,心又忍不住感傷了起來,但沒關係,正因為是夢,所以我可以……

將自己的雙唇貼上那形狀也似雙唇的地方,讓四片純緊緊相貼在一起。

因為是夢,所以沒關係吧,心中如此想,並且想更大膽的將內在的物體伸進對方裡……正當想付諸行動時,意識又稍微清楚了點,同時也更加了疑惑。

這好像不太像夢呢,怎麼說,有點再過真實,不論是現在抱住他的感覺還是那味道的刺激、對方傳來的體溫……

想到這,意識又更清醒了些,但又不捨離開,天人交戰之際,一道聲音自己立刻下了決心。

「悟摁嗯?(露易絲?)」聲音從抱住的物體上傳來,而這聲音更讓人確定不是夢。

眼睛睜開,立即看見他在在離自己不到1公分的眼睛,而嘴唇被堵著的關係,所以剛剛發出那令人感到模糊的聲音。

腦袋轟然巨響,本能反應遠遠將思緒丟在後頭,當腦袋回復思考時,發現他正倒在床下,傻楞楞的待在那兒。

「你、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腦袋還是呈現短路狀態,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先推了對方,並不看四周的直接沈為對方。

但這是當然的吧,昨天明明是回了自己房間睡覺,醒來時竟然發現傑在身旁,而、而且剛剛還對他做了……做了那種事!

想到這,發現自己臉正不斷的發燙,想必自己的臉一定紅的成熟番茄還紅。

傑怎麼可以夜襲人家,人家都還沒做好準備……想到夜襲,又急忙地對自己身體摸了一下,還好,衣服都還在……那為何傑會在這裡?

「好痛喔,依絲,妳說什麼啊,這裡是我睡的房間啊……呃……依絲?」傑最後帶點疑問的看著我,想來原因很清楚,因為我正義臉發紅吧。

仔細看看,才發現這裡不是以往習慣的房間,是給傑暫時用的房間,但……但這情況下,我哪說得出口嘛!而且剛剛我還……接、接……

「囉嗦!一切都你的錯,傑是笨蛋白癡豬頭!」說的同時,不斷把枕頭、棉被丟過去,發現丟到沒東西丟時,只好轉身背向傑。

「……呵呵……」傑只是無奈地露出苦笑,將被丟到身上的物品一一放回原位,因為床被我占著,所以他只好把棉被摺好放在床尾。

「小心喔!無敵大魔王剛剛發現了騷動,勸露易絲小妹妹趕緊離開愛人房間喔~嘻嘻……」四周傳來鳳凰姐姐的聲音,難道剛剛都被看……!

這不是重點,鳳凰姊姊說爸爸(無敵大魔王?)發現了,要趕緊離開才可以。

「依絲,妳趕緊出去吧,被看到真的是跳到黃河洗不清,我稍微整理一下。」傑也只是無奈地說道。

心中突然感到有點不捨地離開房間,如果不離開……『享有』不捨這中心情也會很難了吧。

腳剛踏出房門,立即看到剛睡醒,眼神還有些呆滯的爸爸緩慢地走下樓梯,一想到內心的情緒很可能就這樣被發現,並且一發不可收拾,所以只好放輕腳步,慢慢的往後退,希望可以先到較後面的儲藏室躲一下,但事與願違……

「……嗯?露易絲,妳在那裏幹嗎?」詢問的同時,他身體還顯得有些搖搖晃晃的,顯然還處於腦袋非常不清楚得樣子。

「啊!?……我、我在儲藏室找一下東西,沒想到爸爸『您』起的這麼早阿,我先去弄些早點吧。」糟糕,過度緊張下,不自覺用起從沒用過的敬稱,希望別被發現才好。

不過或許是平常假日就有幫忙弄早點的緣故,亦是爸爸沒睡醒的緣故,對於我的說詞完全不疑有他,只能希望他別發現了什麼才好,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讓心冷靜下來……

單純只想得讓心靜下來也於事無補,乾脆趁著爸爸還在廁所盥洗,先去弄早點吧,找點事做也較容易靜下心來。

走到廚房,準看看冰箱裡還有什麼可以弄時,發現了平常除了找吃的外,絕對不會走進廚房的人。

「鳳凰姊姊……妳、妳在做什麼?!」鳳凰姐姐本身在廚房並沒有什麼,但當她拿起至今為止,從沒撇過一眼的平底鍋時,就不只什麼了……

「喔?沒被抓到啊?虧我還刻意等洛年到樓梯口才提醒你們的說,看來下次應該直接不講得。」沒回答問題,卻說出了剛剛心裏的疑問。

「妳果然剛剛一直看著我們嗎?」一想到剛剛那些事情全被其他人看在眼裡……我、我診想找口井跳下去!

現在想必我的臉又紅了吧,為了不讓鳳姊姊發現,只好不經意地低下頭。

「不,我沒看到妳們在幹嘛……嗯?反應真特殊,不會真的在做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吧?…………哇!那小子真有一套,在大魔王地盤裡還可以……」最後那些像自言自語的話,雖然說得極小聲,但在這麼近距離下,還是聽的一清二楚,最重要的是……

「沒有!……我們沒有做什麼事,只是不知怎麼的,醒來發現在他床上,然……總之沒有做什麼事!妳才是!到底在這做什麼?」可惡,原本想讓心稍微平靜點的,結果反而被她越弄越亂!

「呃……好吧。」看來她也不打算繼續那話題了,但她終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又或是正在想怎樣的回答較適切吧。

「哼哼……我啊,正在做早餐……」她絕對沒有思考怎樣的回答叫適切,只見她擺出得意的樣子,述說著他的驚人之舉。

「……那請問一下,妳以前有做過菜嗎?」這問題雖然有點失禮,畢竟鳳凰姊姊都活了無數歲月了,理當多少會點才是,但畢竟是鳳凰姊姊,這種經歷歲月歷練各式經驗也都豐富的理論,完全不適用。

「沒有。」回答得好理直氣壯啊!而且她現在正一手拿著菜刀,一手拿著雞蛋,拿菜刀的方式又是反握,她是把雞蛋當作要準備暗殺的敵人嘛!

「那怎麼會突然想做?」事出必有因,能讓她再次做出這種不經大腦的事,想必不是正常人可以想到的。

「……因為瑋珊不能做了吧,想說試試看嘛,嘿嘿。」鳳凰姊姊露出有些靦腆的笑容,嘿嘿的笑。

啊!難道她是因為……嗚!我剛剛竟然會有那種想法,真是感到幼稚,原來她是因為這事啊。

「恩……謝謝,接下來交給我吧,畢竟我平時也又在幫媽媽做這些事。」這些日子來,她也不再那麼我行我素了,多少能為他人著想了呢。

「诶!難得有機會嗎,讓我試試嗎,平常瑋珊都不准我動這些東西。」……我收回前言,原來她只是想玩嘛!況且媽媽一定拜見過鳳凰姊姊這種拿刀法,所以才不讓她動的吧!既然如此……

「等以後有機會吧,現在要處理的事情很多,要是第一次做菜的妳哪裡弄錯了,很多事情都會延誤的,等之後媽媽恢復原狀,我在拜託她讓妳動手做做看吧,畢竟有她在,妳也能較大膽一點吧?」雖然不確定,但過了這麼久,鳳凰姊姊仍然只拿著一把菜刀和蛋,流理臺上都沒有任何其他東西,想必她剛剛也在猶豫到底要不要下手吧,那不如把整件事情推給媽媽吧,這樣我也樂得輕鬆,鳳凰姊姊也能如願的做菜。

前提是媽媽真的點頭答應。

「嗚……好吧,現在我也只上幫倒忙。」她看起來有點失望,但沒辦法,現在的我沒那個勇氣擔當起為妳擦屁股的腳色。

「謝謝妳有自知……謝謝鳳凰姊姊諒解。」沒諒解我就完了……

將鳳凰姊姊推出廚房後,頓時感到好像有那兒不對,但時間不多了,別說讓我繼續在這胡思亂想了,光是要做一頓正式的早餐時間都不夠,看來只能做些較不費時的了。

正當要把培根、蛋、土司等準備好時,貌似聽到鳳凰姊姊跑去叫傑的聲音,但……

「傑阿~起床囉~」

但剛剛就是鳳凰姊姊提醒我們爸爸下樓的事,理當不可能不知道我們還沒起床的事啊。

腦中的疑問在不久後,立刻得到證實……

「啊!……姊、姐姐,您怎拿著菜刀和一顆蛋來叫我?……而且菜刀的拿法怎麼是……」聲音中透露著驚訝及些許錯愕……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難怪剛剛就覺得不對勁,原來是我還在鳳凰姐姐手上拿著不該拿的東西時,就把她推出去了。

想到,放下手邊工作,跑出廚房,結果看到正在桌上看報紙的爸爸,嘴角不經意的上揚,兩肩也不斷的抖著。

「爸爸!」頭有些暈了……媽媽的事都還沒解決,爸爸竟然還有心思利用鳳凰姐姐來捉弄傑!

鳳凰姐姐肯定也是故意的!

這麼一想,還真有點懷疑當時爸爸看到鳳凰手上拿菜刀時的表情呢……不行!要趕緊去弄早餐才可以……

 

哀~最近都寫這種篇近日常的,不知還有在看的人會不會覺得無趣?←想看可反白~(不看也沒差,心中的話而已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虛無縹緲
  • 頭香!
    我要抓錯
    因為創被我占著
    因該改成─ ─因為床被我占著
  • 0.0你頭香就為了抓錯= =?
    恩,你厲害!(等等去改吧)

    寧夜狂響 於 2013/03/31 21:02 回覆

  • 逆天雪Ipaydunace
  • 應該不會到無趣,只是稍稍覺得有點平凡
    完全沒言情的風阿QAQ
    (偶要看洛年+鳳凰阿...偶不想看跟瑋珊的QAQ)
  • 你當我這言情文啊?= =
    目前洛年和誰都不是!目前是露易絲和傑WW
    瑋珊?你沒看我讓瑋珊半永久性的下台了嗎?

    寧夜狂響 於 2013/04/03 18: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