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了這世界,將各個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後,也來到了上一個世界,東亞部份國家慣有的特殊節日,清明節,如今,我們正為這個節日傷透了腦筋……

 

 

  「洛年,算算時間,清明節好像快到了欸,以往都有進行祭祖的相關活動的,今年應該也要吧?」

  瑋珊用著不容許我否定的疑問句問我。

  「呃,但我覺得好像沒意義欸。」

  「怎會沒意義!祭祀祖先本身就是有意義的,你到底尊不尊敬祖先啊!」

  瑋珊生氣?糟了,果然該附和她的嗎?但一堆事情都剛忙完,而且……以前我好像也沒再過清明節這東西。

  「欸欸,瑋珊,清明節是什麼?好吃嗎?」

  鳳凰一席話,勝過十萬個智障,到底是哪個腦殘創世神連一點知識都不教她?
  不過想想也是,那麼多個世界,她又不可能都知道,何況這也是很久以前的節日了,現在大多數歲安城的人也沒再過這節日了,只剩一些老頑固……不是,是特別尊敬祖先的人在過。

  「咳,鳳凰姊姊,那不是能吃東西,清明節是個祭祀祖先回家鄉掃墓的節日,記住,它是節日。」

  露易絲用著不容置疑的口氣為傻眼的我和瑋珊解釋。

  「節日!?所以有祭典之類的嗎?那應該也有很多東西可以吃吧?」

  鳳凰也露出不容置疑的表情,妄想著『自己的清明節』。

  「媽啦,嚴肅的節日被妳說成像去逛夜市似的……瑋珊?」

  從鳳凰瘋言瘋語到現在,都沒聽到瑋珊發出任何一句話,照理講,她應該會生氣才對……除非……

  「鳳凰──當然有很多東西吃囉,妳將會是供桌上擺的那隻雞就是了。」

  不知打哪來的,瑋珊雙手正握住兩把刀,一把菜刀,一把剁刀……

  「來,我會讓妳『親自』了解清明節它的神聖性~~」

  ……除非瑋珊生氣到說不出話,往她臉上看,不知為何,鼻子上方的地方全被陰影覆蓋,完全看不見瑋珊的眼神,但每個人都清楚的感受到了生命危險,尤其是鳳凰。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哪裡說錯了,但我對不起!」鳳凰說出分明找死的話,並完美的做出超高技巧的高空落下360度迴旋雙膝跪,進而表達出不知情的誠意道歉。

  「沒關係!我原諒你,並且會讓你『知道』清明節的意義。」

  笑,不停的微笑,令人發寒的微笑,並且身子搖搖晃晃的接近鳳凰,雙手上的菜刀也隨之搖來搖去,刀鋒上的光芒也不停閃爍在中人眼裡。

  「好、好了吧?鳳凰畢竟沒接受過我們的觀念教育,她不知道是正常的,妳就原諒她第一次嗎,好不好?」

  就連我也不忍心鳳凰那樣,畢竟鳳凰牌的雞腿我可不敢領教,無奈之下,我只好動身幫鳳凰求情。

  「哎呀,既然不知情,那怎麼可亂說話了,那更該趁這次好好教教她才是。」

  不行!瑋珊壞掉了!事到如今只能要求露易絲也來幫忙了。

  用眼神對露易絲打暗號,還好她早就看不下去了,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一看到我的暗號,她立即跳到瑋珊面前。

  「媽媽,別這樣了,我以後會多教教鳳凰姐姐的,妳就別放在心上了。」

趁機會!

  「好了啦,別裡那隻笨鳥,還是想想看怎麼度過這次清明節吧?」

  為了不讓瑋珊暴走,我還特意在眾人面前,從瑋珊身後將她攬住,想必現在我臉應該很紅吧。

  笨鳥,妳欠我一次!

  不過看來抱住她這招算奏效了,發現她突然有些臉紅得回頭望著我。

  「放開啦!妳這色狼!女兒都在看了!」

  ……說起來,我好像突然抱到忘我了,連露易絲和鳳凰都在看了,我竟然沒發覺。

  情急之下,我也只好放掉,但突然感到那股柔嫩消失了,不僅有些遺憾……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媽媽,我知道妳尊敬祖先的心,也知道妳對這節日抱有多大的嚴謹心態,但有個問題呢。」

  「什麼問題?」

  「第一點,這裡是其他世界,兩當沒有所謂的清明節,就算有類似的,但妳看看,這裡的風俗習慣跟以往都不同,所以……」
  說道後頭越說越小聲,實在不知道露易絲在顧慮什麼。

  「這麼說也對,但應該不要緊的,就算儀式上有些不同,但那份心也是相同的。」

  「第二點,就算有相同的節日,也不一定在今天吧?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清明節是回家鄉掃墓祭祀祖先的日子,問題是祖先的英靈不可能跟我們一起來到這世界吧?我們舉辦儀式頂多只是一個安慰自己的行動罷了。」

  說完的同時,露易絲彷彿害怕瑋珊又像剛剛那樣發作,於是不時瞄向瑋珊的臉,而我也是,所以很直接的,又將瑋珊抱住。

  「……」

  沒說話,跟剛剛一樣,看來我抱住她是對……

  突然看到瑋珊轉頭望向我,用有些怨恨又嬌羞的神情望著我,而我也只能回她一個疑問的表情。

  「你怎麼又突然抱住我啦!大笨蛋!」

  诶!我是怕妳暴走才這麼做的欸,而且妳這麼不喜歡被抱嗎?不對,那心情是害羞……原來啊!

  「噗!……」

  正在進行無意義幻想時,已經被瑋珊的肘及攻擊到,人目前正倒在地上……

  「其實妳說的我都知道,但總感覺一定要做些什麼……」

  見瑋珊嘟起嘴的模樣,不禁又讓我咖使胡思亂想了起來。

  「那、那個……」

  這時鳳凰意外的有膽量說話了!這點令我真的有些吃驚。

  「?」

  看來瑋珊也沒特別不滿的意思了。

  「不如出去看看這裡的人都怎麼做吧,敬畏神明、祭祀祖靈,這基本上都是每個世界、種族會做的事,所以我在想,這裡的人應該只有時間和儀式不同罷了,其實還是有的。」

  「喔!這麼講道也有道理,俗話說入境隨俗嗎,那我們出去看看吧,搞不好這裡的儀式格外新奇也說不定。」

  對清明節格外執著的瑋珊,此時正帶著意外愉快的心情回去房間準備,並『命令』大家晚點在玄關集合……

 

  雖然不確定是不是祭祖的日子,但我很肯定,今天一定是啥節日,放眼望去,整條大馬路上,只有我、瑋珊、露易絲、鳳凰,題外話,熾雪她在忙些私人的事情。

  不管那些,所有店家也全都關閉,完全看不到我們以外的任何人,這種感覺,彷彿還會有風滾草滾過……

  「呃……好像都沒有人呢。」

  「想必今天也是什麼日子吧?」

  「是阿,既然如此,我們還是回家吧?畢竟連服務業的餐館都沒開了。」

  「嗚……想說難得……」

  瑋珊有些……不是,是很失望的地說道,但現在連隻狗都沒有。

  正當準備回家時,眼尖的瑋珊忽然發現前面轉角有個人,那人正拿著一包包的垃圾袋出來,拿完後,那又準備潛入我們看不到的轉角裡。

  不願放過任何人的瑋珊,轉眼間閃到那人身旁,那人突然被嚇到似的,倒坐在他剛剛拿出的垃圾堆中。

  「那個……!」

  「是!」

  瑋珊才稍微斷個句,那人立即嚇得回應,看來是頭一次看到擁有異樣身手的人吧,明明就在魔法學院附近,真奇怪。

  「請問今天是什麼節日嗎?怎街上都沒人?」

  「是!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供奉祖靈的日子,所以有人都會到斯亞達覽斯達卡湖,並在那舉行取悅祖靈的活動。」

  「那你怎在這裡?」

  「因為我要負責一些準備工作,所以較晚去。」

  「那你能帶我們去嗎?」

  說到這,我們三人正好走到,那人好像只有起初有些嚇到,之後很爽快地就答應了。

  經過一番認識,他是斯亞達覽斯達卡湖管理委員會的管理員之一,那湖自古以來被被認定是神聖的場所,所以平常禁止一般人去,只有在特定節日才得以開放,還有另一個限制人進出的原因,那就是湖畔藏有豐富的靈顯礦石,為了防止有人盜採,所以湖周圍都有嚴禁的防衛。

  說著說著,我們跟從他來到了斯亞達覽斯卡湖,這湖大小猶如一片小海洋,看不到另一岸,而岸邊的空地也大到令人傻眼,這大小少說也足容納幾十萬人了,而此時,此地擠滿了滿滿的人潮,其壯觀程度可見一斑。

  「那我先去忙了,等等你們就跟著人潮吧,如果有人麼疑問,這裡的人都很熟了,你可以問他們,他們會熱心地跟你們說的。」

  「恩,掰掰。」

  瑋珊此時開心的連正常人都看的出來,真懷疑她是單純的要過這節日,還是真的尊敬這個節日?

  「吶吶,我們走吧,靠湖近點才看得清楚嘛。」

  不知是否太開心,瑋珊她竟然主動勾住我的手……

  「好、好啊。」

  這害我連『那邊很擠欸!我不想去。』這種話都說不出口了,嘛,算了,她開心就好。

  「鳳凰姐姐阿,你有沒有墨鏡阿,我突然覺得太陽有點太大呢。」

  「是阿,好像特別炎熱,但好像不是太陽的問題呢。」

  「诶!難道有東西比太陽還要亮,還要熱嗎?」

  「當然啦!那東西可是墨鏡也沒用的阿~」

  可惡!你們倆竟然在那邊說些有的沒的,我們這樣真是對不起喔!

  「走了啦,笨鳥,露易絲……」

  「怎麼辦阿,我們好像被要求去更亮更熱的地方欸,我怕就算塗防曬油也不夠呢。」

  「對阿,但沒辦法,我們真是太苦命了。」

  「……好!你們兩個……竟敢。」

  「洛年!我們快過去嘛。」

  「诶!你們看到他們……」

  「快快快,來啦。」

  最後我被瑋珊硬是拉走,留下兩個在竊笑的兩人……

 

  和瑋珊走到了較為靠近湖畔的地方,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湖面上,但目前湖面上明明什麼都沒有。

  「那個,請問現在要幹嗎?」

  瑋珊很直接地詢問在旁的人,完全不像之前的她。

  「喔,現在在等時間到,聽說在時間到時,大家會一起唱聖曲,如果聖曲有傳到祖靈耳裡,那湖面上將會顯靈,並代表大家接下來的一年會受到祖靈地守護,並將以往的災厄通通去除掉。」

  「時間?」

  「是的,時間到時,湖面上會出現極光,那時候代表祖靈歸來的意思,然後大家會誠心誠意的獻歌給祖靈。」

  「喔!洛年洛年,等等我們也來唱歌吧。」

  「……等等,我們根本連什麼歌都不知道啊!」

  等等亂唱一通,那可就糗了。

  「啊!……對齁……」

  發現這點,瑋珊頓時沮喪了起來。

  在旁的那人看了笑笑,並說:

  「沒關係,等時間一到時,腦中便會浮出歌曲,那歌曲的歌詞不是任何語言,那歌曲也不是來自認知中的任何地方,相傳祖靈會把聖歌傳給人們,所以其實每年的聖歌都不一樣,也因此這樣,每年也很多外地人會來……阿,時間快到了。」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湖面上的空氣開始漸漸扭曲,一道道幻麗的極光浮現在眼前。

  這是腦中突然浮出一段歌曲:

 

Хвалоспев у живот, безброј судбина, у овом тренутку, испреплетане, ми смо ништа више него име судбине, остаје у овом свету.

Милост Божија није замењена од нас, он је овде, судбина Његов богат.

Наша судбина, поверена у свету, разумљиво је да је судбина свих очигледно, не може порећи, можемо само да похвалим церемонију.

Свето и лепо држање, претворила у окрутни, одузети свима судбина је окрутна личност.

Судбина церемоније, свете и зло

Овде ћемо

Цурсе ваш велики

Разарања ваш Свети

Говор ти дар Јеванђеља!

 

  很短,看感受的到其凝重,而且那種感覺,不像聖歌,因為好悲情,其感受,更像是詛咒!

  短短的時間內,那極光顯得更為光燦,周圍的人則是沉靜的看著那極光,直到那極光變成光粉般的消散在空氣中。

  「洛年……」

  瑋珊口氣中透露出不安的神情,但我知道,是那首歌。

  「恩,我知道,我想那只是比較悲傷的歌而已,沒有特別含意吧?」

  「恩,我想也是,這裡的一是真的蠻特別的呢,我們下次再來一次看看吧。」

  「好啊。」

  我們都知道,我們不是來這過節,是來這確定。

  我們和露易絲、鳳凰會合後,我們就離開了,我們沒繼續接下來的活動,而回家的途中,只有腳步的聲音,沒人開口,氣氛很寂靜,不是尷尬,只是一股特別的感覺緩緩散在中氣中。

  就這樣回到了家裡,率先開口的是鳳凰,但她沒提及那件事,也因這樣,這天算是正常的度過了。

 

第一次打這種文,請多多指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頭香
  • 恭喜阿

    寧夜狂響 於 2013/04/05 17:56 回覆

  • 嵐赦  L–$
  • 靠,這麼快?!
  • 不行喔= =
    你在說要寫特別偏時,我腦袋就突然有了個大概,跟你哈拉時,我連細節都想好了啊~
    等你不理我後,我就開始打了(這次算是我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吧)

    寧夜狂響 於 2013/04/05 17:57 回覆

  • 嵐赦  L–$
  • 一定打完就發,錯字一大把= =
  • 誰說的,我有大致看一遍
    我還為了歌曲那邊弄好九= =

    寧夜狂響 於 2013/04/05 17:57 回覆

  • 嵐赦  L–$
  • 你的一遍根本不夠吧!!!!!!
  • 放心,我剛剛有在第二遍了

    寧夜狂響 於 2013/04/05 18:49 回覆

  • 訪客
  • 真好看我等下自篇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