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此刻的死寂一掃之前的娛鬧氣氛,桌上正擺著琳琅滿目的食物……剛剛記得某人說時間不夠的,怎感覺現在桌上的豐富程度有如傳說中的滿漢全席?不,這麼說或許太誇張,但也有其五分之一的菜色剁樣程度了。

偏離了,現在圍著餐桌的有:我、露易絲、鳳凰、臭小子。

而為何會形成現在彷彿在戰場上,如此緊張的氣氛呢?

起初當露易絲把早餐(五分之一的滿漢全席)全擺到餐桌上時,鳳凰殺出了一句。

「喂,等等誰負責瑋珊的事?」

就這麼一句隨意說出的話導致出現在地場景。

身為瑋珊的老公,我當然第一個跳出來。

但鳳凰卻又說「恩……可是這件事好像剛好在傑的專業領域內呢,要不要讓出這位子啊?」

然後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盯著我。
媽的,那你剛剛問爽的嗎?妳是故意氣我的嗎?

「嗯?鳳凰姐姐,妳怎說在傑的專業領域內?」

露易絲突破了我剛剛沒注意到的盲點,而我仍是繼續暗罵那隻死鳥,同時開始吃起早餐。

「诶?你不知道嗎?……傑,你身為人家的老公加女婿,是不是應該解釋一下下呢~?」

「诶!?甚麼老公女婿的,還沒到那啦!」

「就、就是嘛!鳳凰姐姐別鬧了,現在在說正緊事。」

「對嘛!要我承認他是女婿,你乾脆拿刀架在我頭上!」

該死笨鳥,要是再胡鬧……我……(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是是是,架把刀在你頭上還不到時機呢……正緊事?好吧,你們認為那種事不重要也罷。」

「「我們又沒說不重要……」」

嗯?剛剛是不是聽到他們兩個異口同聲說了什麼不該聽到話?

「傑阿,回到剛剛的話題,你連露易絲都沒說嗎?」

鳳凰露出有些不置信的表情看著那小子,而臭小子則露出有些無奈地苦笑。

「沒辦法,找不到時間,況且,我這能力,也不是與生俱來的,應該是在被你們撿到後不久吧,露易絲不曉得也是理所當然的。」

「那到底是什麼領域?」

「也沒什麼大不了啦,就大概是針對靈魂這方面吧,跟你們在大界中能感受到的各種力量、元素不同,是屬於另一種層次的東西。」

「靈魂?……我記得媽媽的狀況是自我封鎖?」

「恩,那大概屬於基於不信任感的自我封閉吧,因為是直接把處於最核心的靈魂做個封印的動作,所以整個身體機能也是會處於封鎖狀態。」

「……連身體機能都封鎖了,那來能活嘛!傑,媽媽她……不會有事吧。」

糟糕,這事好像比我想的還棘手,果然專家就是……

但現在是怎樣?露易絲聽到這裡,突然含情脈脈地看著那小子?

「喂!所以啦,怎麼做。」

不能再讓露易絲越陷越深了,只要盡快把這件事解決,然後他就沒有理由繼續待著了!

(結果初衷因為露易絲而改變了。)

「爸爸!人家傑可是好心為我們說這麼多欸,不要口氣這麼壞行不行!」

诶!被討厭了……

「嘻嘻嘻,有了男友,就不要爸爸了是吧,你要小心囉。」

死笨鳥在耳邊嗡嗡嗡的亂叫,可是她說的……正重要害阿。

「妳給我閉嘴!笨鳥!」

「沒關係啦,露易絲,岳……妳父親她應該只是比較希望趕緊可以救出岳……妳母親吧。」

混帳,你剛剛到底在岳什麼啦!看到我就改口,有種你一輩子別說!

「傑,你不能這樣袒護他!他會得意忘形的。」

露易絲瞇著眼看了我一下……這代表?

「我哪有得意忘形!」

「你昨天明明說不討厭的,為什麼還處處針對傑?」

露易絲有些怒氣的瞪著我看,然後直接別開了。

小孩大了,就不要父母了嗎?難道就真的像笨鳥說的一樣了嗎……

這時鳳凰走到露易絲旁邊,在她耳邊不知說了什麼,竟然能不讓我聽到,想來是真的不想讓我知道吧,到底說什麼?

說完,露易絲又朝了我這看了一下,不過這次好像沒有剛剛的怒氣了,反而有種不致信的感覺。

「好啦好啦,快吃吧,不要只說不吃,是吧。」

說著,鳳凰又回到座位上坐好,然後開始啃起她的同類了。

「你還沒說怎麼做。」

不能有鄙視的字眼,不然我又要被冷漠,靜下心……

「需要先說原理嗎?不然我怕你們不懂我要做什麼。」

「不了,直接說吧,時間不多。」

開玩笑!想就知道一定很麻煩,聽你說完我不爆腦,我叫你一聽爸。

「恩,好吧,基本上在這間房子裡就可以進行了,不過部能有任何電波進行交流,況且成功的機率……說真的,不高,但不會有任何危險,最多就是維持現在這樣而已。」

不能有任何電波交流?……還是別問好了,懶地聽廢話。

「那我也留在這裡吧,總有人需要幫你吧?」

「我不准……」

絕對不能讓他們兩人共處一室,即使沒有任何可能性也不行!

「為什麼不行!」

「哎呀呀,這麼快就開始了……」

死笨鳥,別給我在旁說風涼話!妳明明知道的。

「因為……」

「我又不會和傑發生什麼事。」

「……怪了,我又沒說妳和她會發生什麼事,有問題。」

我就知道放著他們兩個絕對沒好事!

「我、我……」

看著露易絲臉有些發紅的望向傑,傑也不敢看像我一眼,讓我更決定我的決定是對的。

「人家難得獨處嗎,況且有正緊事,『­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吧,你這無路用的鳳體就乖乖和我到學校去吧。」

……應該……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我有義務保住露易絲的貞操!」

「「已經……了」」

剛剛,是不是又聽到了神之音?會讓人崩毀的神之音?

將眼前的食物一口氣塞進嘴裡,並準備強行把露易絲拉走,但在這之前,某鳥速度更勝一籌的從後頭架住我的身體,眼前景物一轉,場景換到離學校大門口不遠處的陰暗小巷裡。

「妳幹嗎?」

「好了啦,你這種心態到底要到啥時啊?小孩永遠不可能是小孩吧,況且她只是名義上是你小孩欸,年紀還是比你大欸,該放手了吧。」

……其實這我也知道阿,但……

「但我只剩她了。」

「我不行嗎?」

诶?

轉頭看著她的臉,發現沒有以往開玩笑的感覺,而是誠心的這麼盯著我。

被這麼一直看,還真有點心虛呢,不自覺的就把臉別開了。

「寵物不算……」

有些鬧脾氣的嘟著嘴說道,只聽到輕輕嘆了口氣的聲音。

「嘛,算了,還能開玩笑,代表還沒事,走吧。」

轉身的那一霎那,又看見了那久違的落寞神情,看看我剛剛又說了什麼,真是糟糕。

基於鳳體間的能力,我無法真正看透她的心情,但她呢?身為本尊,應該看的到我的深處吧。

藉由這點,讓我打起精神嗎?

看來我也真是錯的徹底了。

 

 

 

好久了WW電腦維修3禮拜,挺悲慘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芸~~
  • 頭香~~
  • 恭喜...

    寧夜狂響 於 2013/05/06 17:21 回覆

  • 訪客
  • 下集
  • 至少暑假吧....等有閒有靈感

    寧夜狂響 於 2013/06/10 18:56 回覆

  • 楓葉
  • 加油!!暑假過半了!!
  • ..............我說至少,不過我相信您有看到我要休息那回事.....

    寧夜狂響 於 2013/08/20 17: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