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修改過

 

前言:之前寫的可當單獨一篇完結文章看,而基本上這篇次章──任務,是接續前一篇,預計次章用兩篇完結(當然,以後可能再出續篇,但考慮到我的功力,每篇都有明確主題和結尾,所以容易完結,也容易在寫續章......)

 

  從進來這收容所後,轉眼間已過了七年,這七年之餘使我有重大的改變。

  今天是訓練結束後,假期的最後一天,也是正式接任務上工的一天。

  不過說實話,其他人我是不知道,但我倒是以實習名義,已經接過好幾次實質上的任務了,唯一不同的,就是以往都是一個人,如僅以後將變成團體吧。

  就這點而言,搞不好我會是最無法適應的人,因為我已經習慣一個人,只希望我不會太過獨行,進而忽略了他們。

  自從早起後,大家就個別去找自己的指導員了,雖然說是訓練結束,但基本上還是會天天看到……還是在收容所裡。

  所以搞不懂他們為何堅持要辦個告別式……告別以往對他們有所付出的指導員們,同時也告別以前受訓時,懦弱的自己的儀式,不是說誰死了……

  因為這樣,我也不例外,我還是真心地帶著一籃『橘子』去找柑仔。

  但意外的是,到了平常他常去的地方,竟然都找不到!?

  害得我一籃柑仔提了兩個多小時,結果竟然在遊戲室裡看到他……

  雖說是他提要蓋的,但我也沒看過他在這裡出沒過,怎今天會在這?

  因為我非常不想承認,所以這裡我還特地擺在最後一個地方找說。

  「死柑仔!別人都在辦告別式,你怎在這裡?」

  害得我一籃橘子提的手痠死了!

  「诶──可是我就是不想辦告別式嘛,真奇怪他們幹嘛這麼執著,希望自己早點死嗎?我可不想這麼早就有人替我辦告別式。」

  「那你至少說一下吧,我也不想阿,早知道你不要,我就不要帶籃橘子給你了。」

  順手的,把整籃橘子朝柑仔丟過去,結果他竟然一邊打電動一邊接橘子,然後一邊打電動一邊剝橘子吃……

  「恩……橘子都變得熱熱的,好噁心的口感。」

  「這怪誰啊!」

  找了你兩個多小時,雖然是在早上,但現在是夏天好嗎,曬了兩個多小時的橘子,會不噁心嗎?是說應該也不能吃了吧!?為什麼你還能吃的津津有味?

  「好啦好啦,他們辦告別式至少還要到中午,看妳要去哪就去吧,反正以後逍遙的日子應該不多了。」

  被你訓練的期間,我從不覺得逍遙過,就連放假也是心驚膽顫的,不斷懷疑之後的訓練會不會更嚴苛,搞不好以後出的任務還簡單多了。

  「是嘛是嘛,那你乾脆在那邊玩電動玩到死吧!」

  「……好,過關了!」

  他爺的!你竟然真的只注意打電動!

  「好嘛,小蘭,這樣講就傷感情了,其實告別時也只是和指導員好好聊聊而已,因為以後會變成同夥,當然還是有上下輩之分,但主要是說要擺脫那種師傅與徒弟的關係。」

  「所以呢?」

  「但就妳平常跟我說話的口氣,也看不出有上下之分吧?所以根本沒有辦告別式的需要啦,況且我們平常已經聊得夠多了,人家說亦師亦友,指的就是我們啦,既然都是朋友,還需要多說什麼嗎?」

  好樣的,你那種鬼樣要我把你當師父看?能把你當師父看的我才要把他當師父看。

  不過也如他所言,其他人都對自己的指導員畢恭畢敬的,雖然在某種方面我也是……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不得不說,他們都去參加告別式,我也顯得頗無聊,希望可以快些到下午,新手任務接一接,早完成好了事。

  因為聽說只要獲得認可,便可以自行離開收容所,到外面自己做殺手或傭兵的工作。

  我可不想一直待在這個不正常的地方。

  無奈之下,我也到牆壁邊的稅換機換了足夠讓我玩到下午的硬幣數量,用電動和柑仔辦起了告別式……雖然他不承認。

  在廣闊的遊戲室裡,只有在一隅單獨的傳出機台遊戲的聲響,聽見空蕩蕩回音時,不免感到些空虛。

  玩久了也是會膩,不得不說,柑仔玩這類的技術實在沒多好,頂多就是密技知道的比較多罷了,玩久了,也漸漸沒感覺了。

  時間漸漸過去,空氣也除漸變的潮濕悶熱,即使待在有冷氣的空間裡,看著那外頭扭曲的不像樣的空氣,身體便莫名的感到炎熱。

  眼看已接近中午,決定和柑仔先去餐廳等待,而剩下的代幣則留著下次玩吧,看著手裡還有一半以上的代幣,早知就不換這麼多了。

  慶幸的是,即使我不用去幫今天菜色加料,餐廳的菜色也已經夠豐富了,看來他們也認為今天是算是個值得慶祝的一天吧。

  轉眼間,很快的就來到了下午,行程依照時間繼續進行,不過說是行程,其實早在早上就沒了,下午是另一件事情。

  我們七人被叫到花園的庭院去,說是庭院,也不過就是涼亭周圍還有噴水池,加上一些石雕裝飾罷了,並不大,也因如此,很快的,我們就到達了定點。

  到達後,八個穿黑連身袍分別坐在涼亭八邊的石椅上,看見我們來了,似乎也沒有打算立即說明現況的樣子。

  就像當時我和柑仔一樣,兩邊只能沉默地等著,等待那命運到來。

  「知道今天要做什麼吧。」

  像那天一樣,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不過如今已沒有了當初的壓迫感,是因為習慣了,還是他們故意的?

  但如果說是為了保持神祕感,但也應該不可能,因為柑仔曾經對我爆過料了,雖說聲音都是從四面而來,但每人表現方法都不一樣,對於這點,我倒也沒感到神秘了。

  「嗯!」

  七人同時回答,七種回答中包含的情感也各不同,但都對今後的未來抱持著一種期待。

  「那好,那我現在正式發布你們的第一道命令,由其他人做見證,沒意異吧。」

  「……

  其中一位聲音聽來若似滄桑的人站了起來,就位置來說,剛好在我們的正前方,那人發出渾厚老成,但頗具威嚴的聲音下說道。

  「任務內容是殺了X氏企業的社長。

  他們守備威嚴,社長又怕死,這應該不是一人能完成的任務,不過一個禮拜後他們剛好有舉辦一個交流舞會,不妨利可用這點。

  不過首當其衝的是,不准有任何人傷亡,不管任務是否完成,有人死亡便是失敗,這次主要是要測試你們的應變能力和團體合作,所以選了個較高難度的給你們,也因此,這是任務,同時也是最後一個測試。

  無異議的話……解散。」

  同時是任務也是測試啊,不過看來蠻簡單的,應該可以很容易吧?

  那人喊完解散後,身影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其他見證人也紛紛離去,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應該可以離開了吧?

  當這麼想時,背後突然有兩坨軟綿綿的球體壓上來,並有觸手般的雙手襲向我脖子,耳邊傳來有些放蕩的聲音?

  「小蘭~走吧,我們去慶祝!」

  「夏絲啊,放開點好不好,我脖子有些不舒服,而且不要在我耳邊吹氣!」

  「不要,今天都沒抱到小蘭,這軟綿綿的身體抱起來真的好舒服呢。」

  要命啊,妳那兩坨不是更軟嗎?

  「那稍微放鬆些吧?」

  不知怎麼的,七年前和他們聊開後,也逐漸發現他們的個性,而且每個真的都很有個性!

  「好了吧,在不放開她就只能一輩子當妳的抱枕了。」

  「喔!那不錯啊!小蘭當我一輩子的抱枕!」

  說完,手又勒的更緊了……怪了,我眼前好像看到了一條河,對面有人在跟我招手?

  「月利……你給我……閉嘴……不害我死……會死嗎……?」

  「好了好了,不是說要慶祝嗎,走吧?」

  那要命的窒息感突然消失,大量的氧氣瞬間充飽我的肺,過度的壓力變化,讓我不自覺的咳了好一陣子。

  「謝了,奧卡,再不幫忙,我真的要變抱枕了。」

  「呵呵,不會,走吧。」

  「走吧走吧,剛剛師傅們特別說過莉奧拉們可以出去呢,莉奧拉要吃好吃的東西!」

  「哼,出去有什麼好稀奇的,再過不久本大爺就會離開這裡到外面了。」

  「以你的程度,連蘭的一成都不到吧,還真敢說要離開這裡啊?」

  「雜碎,你說什麼!?」

  「我說你自不量力。」

  哎呀,奧卡還是一樣一個好好先生,應該是,不過畢竟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我還是有些怕怕的。

  莉奧拉則還是一樣純真。

  感覺上變最多的就是月利和榠祇吧,一向冷靜的月利竟然會和孤傲的榠祇拌嘴,這搭配還真是要不得。

  而夏絲還是一樣抱在我身上,雖然沒那麼緊了,但卻不斷的捏我臉……

  之前莉奧拉說過,指導員們決定讓我們輕鬆一下,所以同意我們到外面去,並且也同意我們使用金錢,不過他們的錢應該不多吧?而我的帳戶裡頭,好像有不少個零……

  不過也沒辦法,我出任務時他們在受訓嘛,看來這次出去主要是我在花錢了。

  我們就一路往大門邁進,周圍的景色也從青山綠水的大自然漸漸轉換成冰冷冷的科技化都市,從這變化看來,我還是非常佩服這間收容所的財力,竟然有辦法在這地價頗高的M市蓋間有著各式各樣環境的建築。

  「你們了解外頭嗎?如果不清楚,可以提出想去的地方然後我帶你們去,畢竟論起外面跟你們比,我還算熟的。」

  到了外頭,伸個懶腰,呼吸了一口難得吸到的不新鮮空氣後,轉頭向他們尋問著。

  「莉奧拉要吃肉,但不要再猴肉和熊肉了,老虎肉和豹肉也是,吃膩了。」

  「恩……那我們去吃燒烤吧。」

  四種肉也能吃膩阿……不過也是啦,肉質不是很好呢,是動物本身問題還是廚師問題?

  也不知為何,那些狩獵到的肉,吃起來都硬硬的,而且完全沒有脂肪,柴柴的,我倒覺得不是吃膩的問題,是難吃!

  到了外頭,心情一直無法壓抑般的愉悅,以往到外頭來,都是為了執行那些見不得人的骯髒任務,但這次不同,這次是與同伴出來,就像以往看到的人們,在路上嬉戲、伴遊,開心的一起談天,雖然時間可能甚短,但心中仍雀躍不已。

  一路上,當莉奧拉看見新奇的東西時,總是一股腦兒的衝過去,即使在大馬路對面也照衝不誤,只能說她這七年也不是訓練假的,即使在車衝過去的瞬間,她也總能迴避掉,不過招來了不少路上得怒罵倒是真的,雖說令人莞爾一笑……

  就在思緒正感性時,身上的某些東西正不斷的讓人理智崩毀……

  「夏絲,別抱了行不行?現在是夏天欸。」

  「沒關係,等等我們在一起洗澡吧,我會好好的幫妳從頭到尾都洗一遍的,嘿嘿嘿……

  「別了,謝謝,但真的很熱,妳也去抱莉奧拉啊,她也很可愛啊。」

  我可不想晚上六點多中暑,而且現在整個背後的是汗水,濕濕黏黏的令人感到噁心,雖說在任務途中再噁的東西都碰過了,但至少都是速戰速決啊!

  「對阿,莉奧拉也很可愛說,但夏絲都只抱蘭蘭,不公平!」

  說完,莉奧拉也撇掉其它好奇的眼光,跑來抱住我,並嘟著嘴怨恨的看著我。

  不抱妳的人又不是我!幹嘛用那種表情默默地對我投訴?

  原本有一個人趴在背後已經夠熱了,現在前面又加一個是怎樣?還懸掛在我身上?

  後面那三個看戲的更狠,月利完全不看這邊,奧卡以為我們在玩……三個?不是應該四個人嗎?

  默則是默默地看著,榠祇……榠祇跑去哪了?是他迷路啊!?

  硬是擺脫賴在身上的兩人,轉頭對另外三個問道。

  「榠祇人呢?」

  想說怎麼那麼安靜,原來是月利少了個拌嘴的,不過身上負擔太重,夏絲又一直在耳邊哈氣,完全沒辦法去注意周遭情況。

  「剛剛看妳們玩得太開心,我也忽略了他呢,真傷腦筋,呵呵。」

  奧卡抓抓頭傻笑著說道。

  呵你妹啊!所以你剛剛真的是在旁邊幸災樂禍?

  「迷路了吧,剛剛看到他往另一條路走去。」

  月利淡淡的比著身後,而他身後是剛剛一路走來的大馬路,一路望去有多數個十字路口,根本不知道他指哪一個『另一條路』。

  「那你怎沒叫他?」

  「他不是說以後會出來嗎?那搞不好他現在是先熟悉場地啊。」

  那你為何能用『迷路』兩字用的這麼順手?

  明知他迷路了也不說,還找了這種頗合理的理由?不對,根本不合理!

  「他從什麼時候開始脫隊的?」

  我垂著雙肩疲憊的問。

  「大概出收容所大門兩分鐘左右吧。」

  那不就遇到第一個彎他就迷路了嘛!?

  這種路痴個性也太有個性了吧?這都市那麼大,要上哪找啊?

  「那現在怎麼辦?總不能丟下他吧,有什麼辦法可以找他嗎?」

  「如果真的要找他的話,應該沒問題,我有在你們身上放追蹤器。」

  啥鬼?啥時在我們身上放的?我們沒隱私可言不成?

  你看看其他人,因為你的這句話全錯愕了……不,夏絲除外,她竟然給我擺出挺胸傲然的姿勢,頓時讓那對不科學的雙峰顯得更加突出,大有『你要看就給你看』般的大器。

  看來她倒是很希望沒有隱私這件事……還是說她的個性就是喜歡給人看?

  「不過夏絲我沒放就是了。」

  聞言,夏絲眉頭一皺,大有不悅之感,並開始反過來質問……

  「為什麼我身上沒有?」

  我比較想問為什麼我們身上會有……

  「起初我也有放,但放完沒兩天我就後悔了,如果我繼續觀看妳的行動,那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想死。不過基本上我不會亂看啦,只有在你們行蹤怪異時才會注意一下。」

  她到底是去哪裡,竟然會讓月利說出這種話!……也就是說夏絲行蹤沒有正常過?

  「說這什麼話,我去的可都是正當場所!」

  妳連人都不正當,我可不指望妳的正當場所會多正常。

  「是嗎?一年前,我第一次將追蹤器裝在妳身上,隔天晚上觀看妳的紀錄時,為何有顯示你去過成、成人場所……

  說到成人場所時,月利顯得有些狼狽,而臉也緊繃了些,可見他對這類的免疫力還挺低的。

  等等!成人場所是怎樣,現在我們也都還未成年好嗎,更何況一年前?

  而且我們竟然沒有隱私了一年……在旁的默和奧卡臉色也更青了些,至於莉奧拉,很早前就縮在我背後了,根本看不到臉,不過看反應,看來她對隱私全沒了也感到很害羞吧。

  「哎呀,沒想到剛好被你知道了,不過我只去一次,而且我是去找人的。」

  「是嗎?找誰?」

  「找女人。」

  噗!搞毛啊!雖然我知道她性向有些不正常,但沒想到這麼……

  該不會她覬覦我身體很久了吧!?

  「不過她們都被糟蹋了,雖然長得還不錯,但皮膚太糟,所以我之後就沒去了,可惜了……抱來抱去還是小蘭最好抱了,所以之後我開始存錢,最近終於有錢去定做外表、膚質、髮質等都跟小蘭一模一樣的充氣娃娃……嘿嘿嘿……

  夏絲不知在幻想著什麼,身體開始不自然扭舞著,並彷彿有蒸氣不斷從她頭頂冒出。

  『啪滋。』

  ……我的充氣娃娃?

  腦袋一片空白,只能想出這反為自己的問句,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不過情感到是很豐富的不斷冒出,難得有想殺人的情感。

  「我不准……

  再怎麼樣,我還是不准這種事,一想到跟我長得一模一樣娃娃被OOXX,我就……

  「诶~怎麼這樣,我人物資料都給廠商了。」

  「……沒關係,我會自己去把資料拿回來,並要他們不要做,也不會讓他們說出去的。」

  對著她露出微笑,要她不要因為這而操心,這種事我可以自行解決,因為這種事我解決多了。

  有句話叫『死人不會說話』吧?那事情就簡單多了。

  「但我是用電腦傳給他們的,網路……嗚!嗚嗚~咿!」

  夏絲未說完,奧卡和默不知怎的,用手去堵住夏司的嘴,讓她無法說話。

  「夏絲,妳在說些有的沒的,時間就要過了……而且再說下去的,死傷人數會擴大的。」

  奧卡後面那句彷彿刻意要不給他人聽到,只在夏絲耳邊說,不過我也不是被訓練假的,這點距離不但聽的一清二楚,單看唇語也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今天晚上動手吧,絕對不能讓那些資料外流,就事件看來,要多跑幾個地方了。

  知道事情已經算是解決一半了,心情也放鬆了些,不過剛剛最根本的問題卻還沒解決……

  「月利,知道榠祇在哪嗎?早點吃吃回去吧,我發現我還有事要做呢。」

  「……是嗎……依照現在時間顯示,在五分鐘他剛好會繞到目的地,現在去的話可以先在那等他。」

  看著從口袋裡拿出的顯示器,又比對了手表時間,如此說道。

  「好,那我們先過去吧,順便先進去找位子。」

  我們人不算少,現在是晚餐時間,希望現在去還有可以容納七人一起坐的位子。

  到了目的地門口,我要求他們都在門口等榠祇,如果五個人,十顆眼睛還會沒注意到,那我也認了。

  這家燒烤在M市有著不錯的評價,雖說是平民價,但裡頭服務卻勘比高級飯店,踏進店裡,電動門將裡外的聲音隔絕,所以剛剛在頭想說怎麼那麼安靜,原來是因為電動門是隔音玻璃。

  「歡迎光臨,請問一人嗎?」

  服務生優雅的上前詢問,不知是不是因為知道我是女的,還是剛好,他竟然是個帥哥,不過挺無感的就是了,當然絕對不是我有問題,只是一些原因,讓我無感而已。

  「不,七人,請問還有位子嗎?」

  終究是頭一次還這種店,感覺多少還是有些緊張,如果是殺人那就簡單多了,哀。

  「如果是這樣,要不要開包廂呢?」

  包廂阿,感覺好像會花很多錢……不過難得來一次,偶爾奢侈點也沒關係吧。

  在心中不斷的催眠自己『偶而花錢沒關係』。

  正當準備回好時,服務生後面剛好傳來熟悉的喚叫聲。

  「這不是小蘭嗎,怎你也來這裡啊?」

  聲音主人上前搭住我的肩,笑嘻嘻的問道。

  而這聲音實在讓我非常熟悉,熟悉到我現在想去死!
  轉頭一看……

  ……為毛柑仔為在這裡?這M市可以在小一點沒關係!

  難得跟同伴出來,竟然給我遇到他,我上輩子欠他幾千萬不成?

  「為什麼你也在這裡啊?」

  說出這句話時,我竟發現我是邊咬牙切齒邊說出來的。

  「啊哈哈,我們就想說你們都畢業啦,來這慶祝一下。」

  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止他來嗎?連其他指導員都來了?這叫我們怎麼有心情在這裡吃東西!?

  「原來如此阿,那祝你們用餐愉快……

  轉身、前進,一氣呵成,準備逃到那電動門外的美妙世界……只可惜後頸在下一秒被抓住,氣管瞬間收縮,最終下場還是只有趴在地上不斷的咳嗽。

  「哎呀,來都來了,你們不是也是來慶祝的嗎?」

  「不,我只是來看看的……

  電動門打開,一群人進來。

  「蘭,妳位子訂好了嗎?」

  混帳,你們這麼想死嗎?

  不禁用有些……非常怨恨的眼神瞪著他們。

  「哇,小蘭好可怕,莉奧拉的一次看到她露出表情欸!」

  莉奧拉看見,迅速躲在夏絲身後,並探出頭來瞄著我。

  「啊哈哈,你們果然是來慶祝的嘛,你們人這麼多,應該會開包廂吧,那不如去我們那吧,不小心訂間太大間的了。」

  不要啊!雖說柑仔在訓練間很隨和,但七年下來總是有些恐懼感。

  而我的情況就不說了,其他人在私底下也常常論說自己的指導員怎樣怎樣的,但現在卻要一起吃飯?

  這種情況下我們哪吃得下啊!還是說我們是被叫去當免費勞工的?

  「蘭,他誰阿,你認識?」

  認識阿,認識快到想死了!

  「喔,七年你們已經長這麼大啦,跟小蘭差好多呢。」

  你七年來每天都看著我,會有感覺才怪!

  「我們認識嗎?雖然是有些熟悉沒錯……

  夏絲阿,吃飯時偶而會見到不是嗎?雖然我也不記得其他指導員長啥樣。

  但自己的指導員被說認不出來,也頗有怪異感。

  「啊哈哈,我是小蘭的指導員,不多說了,一直在門口說話會妨礙別人,走吧走吧。」

  說完,柑仔從胸口掏出一張金卡的給服務生,服務生看到變畢恭畢敬的接過金卡退下了。

  「走吧,我帶你們去。」

  我默默的想自行離開這裡,但柑仔頭也不轉的再度抓住我後頸領口……

  「祝……你們……好運。」

  看到他們些許退卻的樣子,看來也清楚明白我剛剛瞪他們的理由了,可是,這一切都太晚了,已經回不去了。

  被抓住的我無法說出完整一句話,只能默默的祝他們好運,並為自己和他們默哀。

  我就這樣被抓著後領前進,身體整個拖在地上,但我卻也不敢反抗……

  可能因為是VIP包廂吧,剛剛那張卡給人的感覺就是金光閃閃的貴氣,位於三樓,當然,我在樓梯時就被放行了,所以算是半強迫的自己走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獲得免費勞工,柑仔在旁開心的哼著歌,那旋律輕細優柔,但卻分不清是哪裡的歌曲,只是好夢幻,不知不覺的已沉溺在那旋律中,當回神時,我們已來到了包廂門前。

  「別客氣,進來吧,等等我會多點些肉,先坐吧。」

  這一路上來,我們七人都感到緊張不已,每個人也都不說任何一句話,現在,就要踏進那生死未知了領域了。

  進去,只能說這間包廂真是豪華到了極點,採用歐式室內設計,空間廣大,並附有各式各樣的設備,而且因為是燒烤,所以通風設備為了在密閉空間也能保持流通,更是好得沒話說,只是說……

  「為何你們一群人在這裡還要穿袍子?你們慶祝啥啊!」

  一群指導員全穿著那一身黑袍,他們到底在慶祝還是出任務?另類cosplay?

  「……

  想當然耳,其他人看到也是傻眼,雖說看見自己指導員,理應打個招呼,但現在除了柑仔,全都一個樣,想要用身材分他們身材也一樣。

  「哎呀,剛剛明明很熱鬧的,大家怎都穿上衣服了?」

  柑仔也摸不著頭緒的問,而且是對著我問。

  「你問就問問我幹嘛!我是被你帶了的欸,是我該問你吧!」

  果然即使過了七年,我還是無法尊敬他!

  「呃……也是,夥伴阿,為何又穿回那一身裝了?」

  「……在下輩面前總要保持神祕感吧。」

  「師傅!」

  對這聲音有反應的是奧卡,是說當他說出這句話時,就沒有所謂的神祕感了……

  「嘖,忘了變聲」奧卡師傅低聲咋舌。

  「好啦,就說慶祝了,把神秘什麼的都拋開腦後吧,以後應該跟他們坦然相對才是。」

  「你最沒資格說這句話吧,要不是正當場合,你還嫌穿呢。」

  「老師……

  這次是夏絲的指導員?聲音聽來也是個女的,而且年紀頗輕呢。

  「嘛,就說慶祝了……如果你們不自己脫,我不介意親自服務喔。」

  ……這時柑仔瞇起眼睛,全身散出了無與倫比的魄力,背後猶如一顆巨大的橘子幻影,正欲斯牙裂嘴著(?),這時就連其他指導員也甘拜下風了,各個自行把袍子脫下。

  「乖,那繼續嘛,不要因為有長輩,所以就不敢東不敢西的,也不要因為有下輩,所以就顧忌些有的沒的,看看我和蘭,真是最佳和樂模範喔。」

  柑仔將兩手搭在我肩,笑嘻嘻的說道。

  「去死啦,變態!」

  一拳從他頭落下,只可惜的被輕易閃開了。

  「跟你當典範,少噁了,你這個外表正常,內部腐爛的橘子!」

  「你們看我們之間多沒有隔閡阿,何不像我們這樣敞開心胸聊聊呢,不過也不要把自己的私事全說就是了。」

  完全把我剛剛的舉動當作教材,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剛剛柑仔說的『私事』,應該是指自己的個人相關資訊吧,就算是工作夥伴或是上下輩關係,也不能輕易透露出會危害到自己的事,他剛說敞開心胸,但他真的有對我敞開心胸過嗎?

  還是我們全都被他面那層吊兒郎當的皮給蒙蔽了?

  藉由這事,只能說我還是不清楚柑仔他是誰……

  可能是剛剛柑仔的話,現場氣氛也漸漸熱絡,師徒(?)們兩兩相談,彷彿將這七年來不敢對對方說的事都一口氣說了出來,但這熱絡同時也令人感到一陣惡寒。

  柑仔撇了我一眼後,並沒有跑來找我,而是自行走出包廂,就這層意義看來,這應該是給我的某種訊息吧。

  柑仔既然沒找我,也就代表現在我是單獨一人,我獨自走到邊邊角角,隱藏住自己,既然沒事做,那就只好觀察起其他人,觀察人,算是我為數不多的興趣吧。

  越是觀察,卻是發現現場的一切是假的,就像剛剛柑仔說的,表面上大家無話不談般的,將想對對方說的話都說出來,但卻都避免了最核心的話題,並同時不斷用各種迂迴的話語在套對方話。

  臉上的笑容,仔細看,仍可以發現不自然之處,肢體接觸也是,都是在刺探,誰都一樣……好吧,其實也沒這麼嚴重,但內容都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是不爭的事實。

  我想,很清楚柑仔想跟我說什麼了,『除了自己,誰都不能太相信』,每個人接近另一個都是為了自己,就像什麼是好人,對自己有幫助的就是好人,其餘就是壞人。人不利己,天誅地滅,也許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

  仔細回想,即使是同輩的夥伴們,在某些事上仍有些不自然之處,且長久下來,我仍不清楚真實的他們。

  再親密的夥伴,最後仍是道具嗎……

  那柑仔呢?教導我也只是為了把我當『好人』?

  雖然內心深處有些不願想這些,但現實好像不容我這樣做,我踏著無聲的腳步,自顧的走出包廂,如果沒錯,他正在外頭等著我。

  「怎麼了嗎?」

  果然沒錯,柑仔在外頭等我,也確實證明了我的想法沒錯,剛剛他出來時的眼神並沒有刻意掩飾,很直接的跟我說了這是給我的測試。

  假如我現在仍在裡面,那我想,當我出來的那一個,我的命運決定了。

  「假的。」

  「內心呢?」

  「半信半疑。」

  現在的我相信人不是完全只為了自己,指是為了某些事,需要拋開那無私的心罷了。

  也許我的表情透露出些許不惑,柑仔的回答中有些無奈。

  「不管怎麼想,相信妳以後會更了解,其實妳已經很了解了不是嗎,還是說這七年來反而被迷惑了?」

  我微微搖頭。

  那其中的對錯,最後還是取決於自己,覺得是對的就不要後悔,後悔了,就是錯的……

  但人生終必會時常為自己做過的事感到後悔,在這其中,我們究竟做了多少對的事?

  而對於同伴一事,我決定暫時保留,因為我還為了解那是對不對的事。

  「走吧,我們先回去。」

  「诶?」

  「妳還想待在這嗎?」

  待在這充滿虛偽的地方。

  看著柑仔的表情,彷彿聽到了柑仔未說完的話語,這隱藏住的話,其中又充滿著何種情感?

  就好像,柑仔跟我一樣,但其中不一樣的是,他已經不敢相信了……

  「越是經歷越多,心中的傷口就越大,那是無法治療的地方……

  耳朵聽到了周圍傳來的細語,卻不知是柑仔發出的,還是什麼呢?

  哪天,我會不會也像柑仔一樣,不敢相信了?

  就這樣,無解的問題在心中沉澱。

  和柑仔走出燒烤店,靜靜的穿梭在車水馬龍的馬路上,兩人就這樣不發一語的走回收容所。

  當中當然感到鬱悶,但卻不知道柑仔發神麼神經,臉上就一副不想說話的樣子,有別平常吊兒啷噹的活潑,顯得有些鬱悶,當然,他表情跟平常一樣,但透露出的氣氛就是不同。

  好幾次想上前搭話,卻遲遲想不出什麼話可說,安慰他?我又不知道他怎麼了,怎麼安慰?逗他,讓他轉移注意力?這顯然不是我會做的事。

  想來想去,平時和他想處,我都處在被動的位置,永遠是他領先開口,我才能接下去……吐槽。

  但如今,不但不知說什麼,是至連走到他旁邊,都顯得也些退卻。

  令柑仔這樣的,果然是剛剛說的那些嗎?從對話推算,感覺像是柑仔曾被人容背後捅過一刀一樣,但我又不敢上隨便上前問,最後,我只好硬著頭皮,走到他旁邊,只盼至少這樣會好點……

 

  回到了收容所,卻仍不知該怎麼辦,想來想去,果然只能先自行回房間,正當要跟柑仔分開時,他伸手抓住我,當然,我除了愕然外,最大的情感是傻眼。

  我好歹是青春期的女孩子,剛剛那氣氛我也多少幻想過一些雜七雜八,根本不屬於我腦袋裡該有的東西,但現在出現在眼前的事件,顯然跟剛剛幻想過的其中一種劇情一樣,所以我才顯得錯愕,不過我並不會因為這樣而害羞或臉紅,否則我會真的想死……

  「陪我一下。」

  那聲音又柔又細,雖然仍是柑仔的聲音,但這口氣我明顯七年來都沒聽過!

  這下我嚇到了,而且嚇的不輕,只能愣在那裡,也不知是不是看我沒反抗,就當我默認了,於是就這麼抓著我的手,往我房間另一個方向走去。

  我該說既期待又害怕嗎?這樣的柑仔才不是我認識的他,雖然我好像也沒真正認識他就是了。

  但……『X的柑仔才沒這麼可愛!』

  咳!那X我不想填『我』,所以暫時從缺吧。

  就這樣,我被抓到一個小花園,他輕輕放開手,示意我坐著,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我也只好聽他的,坐在這小涼亭中的一把椅子上。

  見他坐在我正對面,並用深情含望的眼神看過來,這不禁讓我想到該不會等等被侵犯等不純思想,不過沒多久後,他眼神就改變了,並朝天空中的月亮望去。

  他就這樣看著月亮,輕輕說道。

  「想變強嗎?」

  「蛤?」

  這哪招?原本以為現在正式燈光美氣氛佳,以為他要說什麼……然後來個師生戀?

  呸呸,腦袋變得怪怪的了,不過他怎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突然問我這問題?

  就連他問的意義和內容我都突然搞不清楚,最後落得只給他一聲蛤,感覺真破壞氣氛……

  「你想變得更強點嗎?強到可以殺了我……」

  怎了,感覺他結尾的語氣有些怪?該不會他真的因為氣氛關係搞壞了頭?

  「怎突然這麼問?」

  說老實話,以前再正經,他身上的的氣氛也沒這麼滄桑,感覺好像在交代後事?而且多了一份著急。

    而他明明是望向著月亮,但焦點似乎在比月亮更遠的彼方,雙眼朦朧的,彷彿在憶著過去,如果是,很明顯得,那過去並不美好。

    「沒,只是說,就目前而言,我在你眼中是最強的存在吧?那把我當目標有什麼不妥嗎?」

    ……沒錯是沒錯,但總感覺你的口語氣好像怪怪的。」

    潔白的月光映在他臉上,不僅使他顯得更加蒼白,還隱隱約約的,趕走了身上的活力。

    我不知現在心裡這感受是什麼,但很明確的,感覺很不好……非常不好……

    所以我不敢輕易回答他問我的問題,因為我開始害怕其後果…………

    「你想太多了……所以呢,答案是什麼?」

    該來的總會來,即使害怕於其中,也仍繼續向前走。

    「我的答案是……

    我的答案是『』!

    但這時的我倒在地上,就連吃驚的表情也做不到。

    為什麼!?我明明有留意四周,而我因訓練又對藥很敏銳,怎麼可能讓我在沒注意的情況下中毒……

    ……糟糕,腦袋開始變得沉重,眼皮也漸漸無法控制,當意識開始模糊,五官只剩聽覺還殘留時,旁邊的草叢發出了沙沙聲響,過沒多久,聲響停止,繼而換之的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你是認真的嗎?」

  那聲音彷彿帶有魔幻的力量,可以讓人陶醉其中,高亢而低調,猶如魔女一般。

  「給妳在旁邊看,並不是要妳打擾我吧?」

  「怎麼會,有誰敢打擾你呢,不過是在緊要關頭出來問個問題罷了……畢竟,這件事決定了,就沒有後路了。」

  「沒關係,這次是我自願的,只要她在最後能達成我心願就行了。」

  「好吧,我們會尊重你的決定。」……

  ……

  當我還想再聽得更清楚前,連最後殘存的聽覺都停止了。

 

  隔天清醒時,發現天花板不再是熟悉的白色,而是淡淡的橘色,身下躺的也不是熟悉的床,是更加柔軟,彷彿由羽毛組成的彈簧床,眼睛張開適應光線後,在房間周圍巡視了一圈,終於發現了另一個人。

  「你怎在這裡?」

  「妳可真沒禮貌,站了人家的床了,還敢問這裡是哪裡。」

  「……好吧,我換個問法,為什麼我在這裡!」

  剛醒來就遇到這麼欠扁的人,真是火大!

  「喔喔,因為妳昨天暈倒了啊,我又沒妳房間鑰匙,只好先到我房間來了。」

  「說到昨天,我應該是被襲擊的吧,在我倒地的最後,依稀聽到有其他人出現,並跟你說話,那個女人是誰?」

  「嗯?妳想太多了吧?昨天邀妳去庭園看看月亮後,妳就突然暈倒了啊,哪來的女人?」

  「不可能!我明明有聽到!」

  「會不會是妳作夢啊?妳有看到她長怎樣嗎?」

  「……你都說我暈倒了,我怎知道長怎樣!?」

  「對吧,妳剛剛都承認妳暈倒了,那就表示妳是作夢啦。」

  「你!」

  混帳!給我打迷糊仗,那個人絕對跟昨天柑仔不正常有關,而且還跟他很熟……

  算了,總有一天我會親自查出來,給我走著瞧。

  在心中下好決心後,準備下床走出他房間時,剛站起來的那一瞬間,整個平衡崩壞,身子站不住腳的往前倒去。

  幸好柑仔及時用身體撐住我,不過也正因此靠得如此近,我聽見了他的喃喃細語。

  「……那渾蛋,毒下的真重……」

  毒?所以我昨天果然是被下毒而倒地的,已經過柑仔毒物訓練的我,竟然會隔了一天還沒好,到底是什麼毒!?

  但明顯的,就算我現在問柑仔他也不會如確實告訴我,現在只好先跟著他一起裝傻了。

  「怎麼會?」

  我表現出些微吃驚的樣子,並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情,看著柑仔如何演下去。

  太累?開玩笑,我昨天從來沒有那麼輕鬆過,騙人也高明點,最重要的是要我在這跟他膩一整天……少、少胡鬧了!不管怎樣我都要離開!

  「不了,我回房間休息吧,他們應該很擔心我了。」

  是說真奇怪,我身上不是有裝追蹤器嗎?月利都沒來這找過我?

  ……不可能,一定有希翹,真的不能待在這裡。

  我正要推離柑仔時,柑仔用雙手抓住我兩旁,將我硬生生壓回床上。

  「喂!你幹嘛!?」

  我真的沒想到柑仔會做出這樣的事,光是這樣,就已經比昨天不正常了。

  「我說了,妳今天就在這休息吧,我順便跟妳說些事。」

  「……好,那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我會在我所及範圍內回答……」

  果然有問題,既然會如此強硬的把我留在這裡,是我身體裡的毒?還是外頭發生了不能讓我看到的事?

  「月利有沒有來找過我?」

  如果是這種問題,他應該沒必要對我說謊,既然如此,我想確認一下月利他們有沒有發現我不在,當然,我人一樣在收容所,他們也可能不會來找我。

  「有,我跟他說妳今晚在這睡,叫他先回去了。」

  「等等!你這種說法會引起誤會啊!」

  我完了,如果他句句屬實,那我回去不免一頓盤問了,混帳柑仔,給我故意用這種說法,雖然他說的也沒錯,但被說是在其他男人房間裡睡一晚,總是會引起誤會的嘛,尤其是哪幾個完全想的到……

  「嘖嘖,年紀輕輕是想去哪啦?妳這變態。」

  「是你說法不對吧!好啦,把我監禁在這,到底有什麼是要對我說?」

  在繼續被你牽著鼻子走可就糟了,我要奪取主導權,既然把我留在這,那我多少也要問出些東西來吧,就算是他本來就打算說的也沒關係。

  畢竟我第一次看到柑仔這麼左右而言他。

  「昨天……」

  最後還是跟昨天的事有關嗎?心中突然感到有些忐忑。

  「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

  不是那件事嗎……頓時感到有些失落。

  「喔……那個喔,我的答覆是『想』,但你要怎麼做?」

  現在注意力幾乎都在昨天那個女人身上了,實在沒什麼心情去想變強的事,即使是這種昨天還很在意的事,現在也有種『­隨便啦,怎樣都好』的心態。

  當然,完全沒注意到他的表情正開始發生變化。

  「好,那我要你們的任務中,追加妳的最後一個任務。」

  不過當他說這句話時,柑仔一改痞子樣,一本正經的看著我,害得我也跟著周圍的氣氛開始嚴肅了起來。

  「……什麼任務?」

  「不計代價達成此次任務內容。」

  「嗯?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既然接了任務,理當盡力完成。」

  「不,妳沒搞懂我意思,我是說:犧牲同伴也要殺死X氏企業社長。」

  「什……!」

  等等!

  這句話令腦袋瞬間短路,雖說這句話很像是會從柑仔口中出來的話,但完全沒想到真的會從他口中聽見這種事。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這樣就跟原本的任務內容不一樣了吧?」

  這也跟任務主旨完全想反了啊,而且要殺死同伴什麼的,柑仔他到底怎麼了?

  從昨天回收容所後就一直怪怪的……對了,一定是那女人,她一定跟柑仔說了什麼!

  「我知道我在說些什麼。」

  「柑仔,是不是昨天那個女人跟你說了什麼?」

  「不是,妳回答我,這任務妳接不接?」

  柑仔聲音忽然變的極為低沉,而那眼神,也變得無比冷冽。

  他到底要做什麼,我已經越來越搞不懂了……­

  而且他剛剛也沒有反駁他個女人的存在,難道我那句『想』,讓柑仔決定了某件事?

  就算如此……

  「其他指導員那裡我會解決,如果真的有人死了,我會想辦法把妳送到外頭,記住這是我給妳的『任務』。」

  柑仔的任務……只准接,不然就是死,當然,接任務卻失敗,還是死,這就是收容所裡的人口口相傳的『生存率不到5%的指導員』的訓練內容。

  但就算是這樣,要我犧牲其他人……我……

  「順便一提,這次不接或是失敗的下場,不是妳死,是其他6個人都死。」

  「什……」……麼!

  「等一下!為什麼這次這麼堅持……為什麼內容是這種……」

  「因為妳說妳想變強。」

  「但也不能讓我犧牲同伴吧?而且為什麼犧牲其他人我就會變強?」

  「這問題,妳接了就知道,而且之後妳會看到真相……」

  柑仔這時露出些微落寞的笑容,明明是我該哭啊,被你要求了這種進退兩難的事,要哭的事我啊!為什麼……為什麼現在是你在流淚,難道之前,你就已經在策畫這些了?柑仔,你到底在想什麼?

  「……」

  「我要說的就這些了。」

  他起身走向一旁的茶几上,到了一杯水,並加入從懷中拿出的一包粉末。

  「喝了它,妳就能離開了。」

  說完,將水放在床頭櫃上後,就自己離開了房間,留下腦袋仍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我。

 

  行間1──時間回溯到昨晚蘭聽覺喪失後。

  「好吧,我們尊重你的決定,但這真的要三思,我們不希望你再重蹈覆轍。」

  「不會的,因為這是最後了。」

  柑仔寂寥的苦笑著,並凝視著眼前的女人。

  「最後……果然嗎,你……算了,我們仍會尊重你。」

  「這裡大概就是我養老的地方了,以後有些事想拜託妳。」

  「……什麼事?」

  女人彷彿放棄在說什麼般,輕輕嘆了口氣。

  「看之後結果再決定,妳這次是偶然跑來的吧?時間沒問題?」

  「搬出你名子就可以推的一乾二淨了,沒關係。」

  「妳這傢伙,還是老樣子。」

  「好啦,再怎麼說,也不能太晚回去呢,先掰……喔,對了,這是她身上的小東西,還你啦。」

  只見女人拋出一個被捏壞的追蹤器,轉身掉頭就走。

  柑仔接住那壞掉的追蹤器,看也不看就放進口袋,並抱起倒在地上的蘭,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