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為了要有基本字數,於是我把兩部分融成一篇~~


「咳,你們兩個會不會親太久了一點?」教官有些無語的問著

兩人聽到,立刻從兩人世界回來,兩方一分開,空氣中的魔力流動開始雜亂,洛年、瑋珊、鳳凰身體騰空飛起,三人順著魔力周玄,最後變成正三角形,洛年再略高一點的一方

空氣中的魔力突然強烈震盪,四股格外鮮明的魔力降落於三人周圍,型成正方形中有三角形的樣子

四股魔力分別呈現出紅色、青色、碧色、褐色

「虛無王降於炎兄之地,炎兄開頭吧」褐色的魔力發出低沉雄厚的聲音

「未成熟的虛無王以及兩女王們,降臨於此的汝等理應知情吧?」紅色的魔力用清爽的聲音發問著

「虛、虛無王?我嗎?」洛年指著自己,斜著頭問道

「正是」

「呃……打黑龍?

「……名詞不同,但差不多」

「那……有事嗎?

「愚昧的虛無王啊!汝的力量還不純熟,不足以擊敗闇玄冥尊!

「……既然你們知道,不仿你們出面解決?

「吾等乃精靈王,不可干涉此事,同時吾等力量不足,預言中的虛無王,此事只有汝等能擔當」

「那距離你說闇玄冥尊出來還有多久?

「約八到十年,怎?

洛年轉頭看了一下鳳凰,鳳凰也露出不知情的樣子

「……但如你所說,我力量還不夠啊」

這時,青色的魔力發出細膩清脆的女聲「預言中的的虛無王乃異界王者,或許力量稍嫌不足,但為能成功的只有汝等」

碧色的魔力發聲「吾等之子將給予協助,成為虛無王的力量」

茶色魔力開口「異界的王者啊,汝等先習得此界的知識吧,到時到各王領土去尋找吾等之子,收為靡下」

最後紅色魔力開口「在此,吾等乃打破紀律,在汝等身上施加祝福,祝你成功將力量找回……」

說完,五股力量消失,施加在眾人身上的壓迫感也雖之消失,撐住三人的魔力慢慢將三人方回的上,然後散開在空氣中

「摁~~~~搞不清楚目前到底是怎樣」洛年一臉無奈的說著

露易絲則茫然的看著剛剛魔力待著的地方「那是……」

教官則整個傻在那邊,不管旁邊的人怎麼叫都沒醒,最後洛年很不爽了踢他一腳,但他即使倒了還沒醒,全身僵硬,下巴顫抖,眾人知道他沒死後,就自行離開,但他們不知道教室在哪,所以只能今天先回家,況且剛剛發生了那麼多事,大家也沒心情上課了……

 

在三樓窗邊有人看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虛無王啊……」

「怎麼?有興趣?

「……有一點吧」

「喔!真稀奇」

「呵!我這樣跟妳說話也挺稀奇得不是嗎?

「……畢竟我們是親密關係嘛!

「別鬧了,走開」

「诶~~怎麼這樣!!……話說,這件事你怎麼看待?剛剛的情況你也看到了,跟『他們』說的不一樣欸」

「……妳哩?

「嗯~~我們的使命好像被誤導了,叛變?

「但其他人可不這麼想」

「至少我們是這麼想的啊,你剛剛也看到了吧,那個人蠻有趣的,他應該不會像『他們』一樣吧」

「但我不想欸,我比較想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活著」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現在唯一有自覺得只有你,剛剛他都出現的說」

「他一定知道我在看,所以說了那些話吧,那個死老頭」

「呵呵,明天他們搞不好會跟你見到面喔」

「或許吧……」

 

「鳳凰」

「是!

「今天他們的話妳有聽到吧?

「有」

「感覺跟你說的時間好像有點不一樣欸」

「……這、這……我也不清楚」

「他說的時間內能搞定?

「依照我們的能力,應該可以」

「好吧,那我也不追究了」

「呼……」

「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而使魔的事……我暫時不想提了」洛年說完走回房間

「鳳凰,妳別介意喔,他今天心思有點亂,當然不只是你的事,等等我去跟他說說吧」瑋珊溫柔的安慰著鳳凰

「我知道,自從今天那件事後,他對我的態度……好像開始改變了……至於是不是他生氣了,這我不知道」鳳凰有些難過的說著

「我真的不知道我會什麼會召換出他,真的不知道,我不希望就此被你們討厭!!」鳳凰說到最後,聲音有些梗塞

「不會啦,我們不會討厭你的,妳可能太累了,先去睡吧,不要胡思亂想了」瑋珊輕輕拍著鳳凰的背,並將她送回房間

「今天,大家到底怎麼了……」瑋珊喃喃說著,並走向房間

剛進房間,就突然有人抱住自己,這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洛年……哀~~怎麼剛完一個又一個啊?

「瑋珊……我、我是不是錯了」洛年將頭靠在瑋珊的肩頭上

瑋珊將洛年拉到床邊坐著「將事情告訴我吧」有些無奈的說著

洛年點個頭,將鳳凰跟他有一點點血緣的事告訴了她

「而妳也知道她的心意吧」

瑋珊點頭

「我太過注重這一個層面,忘了我是他哥哥的現實,我拒絕過她的心意,但仍然在堤防著她,沒能作到身為哥哥該做的」

「……難免嘛,你就不要太介意了」

「今天,她親我的時候,我看到了」

?

「鳳凰他跟我和露易絲一樣,都在孤獨的黑暗中生活過,但我和露易絲走出來了,因為妳」

「……」

「但鳳凰不一樣,她仍活在黑暗中,沒有親情、友情、愛情,因為我一度的將她打回黑暗中,她那時眼神的落寞,沒有任何的依靠,身陷在孤獨當中,她的那些心意是她唯一可抓住的浮木,而我卻……」

洛年停頓了一會

「她真正要的不是愛情,她想要只是希望有人可以了解她,陪伴她,她看到了我,認為我可以理解她,因為她知道我也是從中走來的,而我卻過於執著,當她哥哥也可以啊,又並不是只有另一半才能理解、才是家人,然而我卻現在才知道這一點,在她真正絕望的時後才體會到這一點……」

洛年用手抓著頭髮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面對她,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都是我的錯,她得不到別人的理解,所已做了各式各樣的事,希望能有人看到她,但她只是強顏歡笑,她心中的傷,正因為我,一點一滴的變大,正因為我,她的情感越來越封閉」

「既然現在知道了,那就現在從新開始吧」

?」洛年抬頭看著瑋珊

「你說她的心可能會因你而封閉吧?那你就現在開始當個稱職的哥哥,重新打開她的心吧,先說好,不能做太親密的動作!!

「但我連怎麼面對他都……她應該也不想看到我了吧……」

「你就敞開心胸試試看嗎?讓鳳凰體會到家人的溫暖」

「由我嗎?我怎麼……」洛年自嘲的說到一半,卻被突然的擁抱而打斷

瑋珊在她耳邊輕輕說著「別忘了,露易絲的心也是你打開的喔」

「當時也是因為有你啊」

「那……這次我也會在一身邊幫你的,試試看嘛,不要怕……」

現在正感受著溫暖,而鳳凰則還在冰冷的黑暗中,不禁又讓洛年心中感到一陣刺痛

「謝謝妳,瑋珊,謝謝妳……」洛年說著說著,可能因為太累,所已昏睡在瑋珊的懷中

「好險呢,如果再讓你憋著,你可能也會崩潰吧」瑋珊輕輕摸著洛年的頭,然後將他移到到床上

就這樣,瑋珊一直看著洛年的睡臉,輕輕笑著「他睡覺也蠻可愛的嘛,希望他的性格可以從此變好一些」

「瑋珊~」洛年喊了夢話

「呵呵~連做夢都想我啊?」瑋珊笑著回洛年夢話

「媽媽」洛年開始面有難色

!!」瑋珊有些驚嚇到

「媽!你要和爸去哪裡,這裡好黑、好冷、好……孤獨,不要丟下我一人啊!!!!

「洛年!?」瑋珊訝異的看著睡著的洛年,洛年眼角微微滲透出淚水,然後整人縮成一團,用手抓著頭

「一個人……好恐怖,一個人……好孤獨,爸爸,媽媽,你們到底在哪,我不要一個人在黑黑冷冷的地方!!」洛年最後有些接近用吼的,但他沒有驚醒,仍繼續在惡夢終徘徊……

瑋珊輕輕抱住洛年身體,在他耳邊緩緩的說「別怕,你不孤獨,你不是一個人,你不會再在黑暗中裡承受著恐懼,我會永遠陪著你,永遠……」

洛年眼角仍佈滿著淚水,但夢話已經「瑋珊,是妳嗎?瑋珊,不要拋棄我,不要……」

「不會的,我不會拋棄你,我會永遠在你身邊,永遠……」

「我……」

洛年因對鳳凰的事自責到作惡夢啊……

「呵呵……」兩人就這樣睡在一起,洛年縮在瑋珊的懷中安穩的睡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水月天蓮
  • 下一篇(敲碗
  • = =敲碗會引來不該引的東西喔= =

    寧夜狂響 於 2012/09/03 18:46 回覆

  • 嵐赦  L–$
  • ……懶得找錯字了- -

    不過!為啥又跑出個茶色?褐色跟茶色還是有差……
  • 起初寫茶色,之後改褐色,結果有些沒改到= =

    寧夜狂響 於 2012/09/03 18:45 回覆

  • 闇鳳
  • 下一篇{敲鍵盤}(/ˋ皿ˊ)/~┴┴
  • 到時後不要找我陪啊= =

    寧夜狂響 於 2012/09/03 18:48 回覆

  • 闇鳳
  • 我找你勒索 阿哈 好主意 ^^
  • 你可以去死了= =(目前我正在改編我1年前寫的自創文= =所以沒空!!也沒錢)

    寧夜狂響 於 2012/09/04 22:24 回覆

  • 闇鳳
  • ㄆ 我還不想死 = =
  • 那去撞豆腐吧

    寧夜狂響 於 2012/09/05 17:03 回覆

  • 蒼雨
  • 梗塞......
    是哽咽吧......
  • 喔!好吧!我回家再改編
    話說感受想只求這樣嗎?= =

    寧夜狂響 於 2012/09/09 19:57 回覆

  • 蒼雨
  • 啊知,每次來這我都忍不住吐槽錯誤用語,反而想不出別的......
  • 原來= =

    寧夜狂響 於 2012/09/09 20:21 回覆

  • 金吾
  • 每個人都有黑暗的一面……
  • 正常

    寧夜狂響 於 2013/03/27 18: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