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說了什麼?」瑋珊有些害怕得看向鳳凰,再看向洛年

「同一痛楚」洛年突然閉上眼,深沉的說道

「非同過往」鳳凰則是看向露易私奔離的方向

「他傷之處」

「非我所知」

「願啟他心」

「療傷之處」

「勿留傷憶」

「許意清祈」

洛年語鳳凰就這樣一搭一唱的,這彷彿觸動的瑋珊的心弦,使她領悟了其錯

「……難道……」

「恩,到時候再看看吧,先不要追的那麼緊」

「洛年,是不是我剛剛說出那段話,所以……」瑋珊自責的說著

洛年輕輕摟著瑋珊的身子「……別自責了,到時後說清楚吧,她只是再害怕而已」

「瑋珊,我想問妳一件事」鳳凰正經的看著瑋珊

「妳會害怕露易絲嗎?害怕那能力強大,個性陌生的露易絲」

「我……有一點……」

「那妳暫時不要與露易絲見面吧」說出這段話的是洛年

「雖然這樣說妳可能會很傷心,但露易絲會那樣,大部分是妳的關係」

「鳳凰!」洛年有些不悅的瞪著鳳凰

「這是事實!否則露易絲只會更受傷,我一直將她當妹妹看待的,我不希望……」

「……瑋珊,現在露易絲應該還在學校,妳要不要先回家?

「可是……這是我的錯……露易絲她……」瑋珊淚水不停在眼眶裡打轉

「那就乖乖聽話吧,不然妳去上課吧,這對妳來說,還有點重」洛年拿出面紙為瑋珊將淚水擦乾

「洛年,幫我跟露易絲說對不起」

「好」洛年抱著瑋珊,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安撫著她自責的心

「洛年!?」這時,鳳凰彷彿突然想到什麼般的帶有些怒氣的問道

「我知道妳要問什麼,不要問好不好」洛年溫和的說著

「可是……」

「至少……至少等這件事完……希望有效」

「哀~好吧」鳳凰無奈的說

「如果你是真心的話,那一定會成真」

「恩,瑋珊,我和鳳凰先走了……等我」最後,洛年在瑋珊額頭上親了一下,轉身走去

 

「你還沒打算去找露易絲吧?

在校園裡漫無目的的走著,鳳凰感到怪異後,終於問了問題

「是啊,應該需要點時間吧……兩邊都要」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想到露易絲還有不為人知的過去……應該吧!但目前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只能順其自然了,看向鳳凰彷彿有問題的樣子,大概也能知道她要問那件事了

「想問我為什麼會詠詩?

「恩」她點了頭

果然!想想再過不久她終究會知道,那乾脆現在說一說吧,示意她到附近的椅子坐著,我也跟著坐在旁邊

「反正妳終究會知道,幹脆現在對妳全盤托出吧」

等了一下,看她沒問題後,就繼續說了「其實這也是剛大成沒多久的事,因為對於這個身體的能力感到好奇,於是就亂開通到隨便去……」

這時很明顯感到旁邊散發出的殺氣,轉頭一看,發現不然,鳳凰雖然生氣的比例佔居多,但她還微微帶著傷心的情感

「有必要這麼……」

「當然!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危險欸!一個不小心就回不來甚至死了!

「……但我也回來了啊」

「但你說的時間點好像有點不對!

鳳凰質疑的死盯著我,時間點不對?沒錯啊!我確實是……喔喔!!我懂她在說什麼了

「我說的時間點沒錯啦,但是我真的學會是在我第二次……」

同樣的感覺再次出來

「你還去了第二次?你到底要不要命啊!?

「什麼嘛!我好心跟妳說,我都還沒說完,妳就一直生氣!!早知道就不說了!

!好心被狗咬,難得我願意說欸!

眼睛偷偷瞄了她一下,不時發現她臉上的表情一直變,最後她像是洩了氣般的氣球對著我

「抱歉,你繼續說吧,你願意講真的很難得,我會忍住氣聽完的」

……真的這麼難得?看來我也該好好想想了……

「第一次去的時候,我發現他們表裡如一,心靈清澈的跟泉水一樣,問他們問題,他們知道的一定回答,起初對這點感到不適應」

「的確,他們那裡人都這樣」

「之後因為不知道怎麼回來,所以……」

轉頭看了一下,發現她臉不是很好看,但她還是勉為其難得說「請!!!

「……所以我就在那邊生活了一陣子,也得知他們所使用的力量,當時我想學,但一直學不會,所以久所幸不學了,之後在某種巧合下,我又成功開起回來的通道」

這時鳳凰臉上的表情從混雜轉為無奈「那你還真是命大啊」

「該說謝謝嗎?

「那第二次是什麼時後?

「……第二次,大概是來這邊沒多久吧,因為有一次我覺得好像哪裡還不夠,不知不覺得念出了一小段雜七雜八的」

因為那件事……或說那個夢,所以我變了……變得更珍惜他們,因為那太真實了……

「我感到怪異,所以我又去了一次,我決定融入他們,約過了一段時間,我邊的跟他們一樣了,說來可笑」是啊,真的很可笑……

「不可笑,因為你變得更好了……」

這算安慰嗎?因為學這個變得跟妳一樣怎麼辦?

「喂喂!!你剛剛是不是萌生了很不禮貌的想法」

「沒啊!你想太多了」

差點忘了她才是真正的鳳凰!!看看時間,應該還要等等吧,現在大家都在上課,要找露易斯雖然很容易,但時間還不夠,這點時間還不足以成為鑰匙,再等等吧……

「欸!洛年」

突來的聲音打斷了思緒「恩?

「最近瑋珊怪怪的」

看來她也知道時間還沒到啊,那就在聊一陣子吧

「我知道,她最近開始鑽牛角尖了」

「為什麼?

「因為你們給她的壓力太大了,你們兩個神在她旁邊,她會倍感壓力」

「……又我的錯了?」鳳凰都起了嘴

「呵呵,不然呢?

「……喂!通常這時候應該講好聽一點吧,我好歹也是女孩子欸!

「是是是,乖乖喔」

「哼!那你打算怎麼辦?

「當然是解除她的壓力啊~~

「……你變態!

「喂!」就算我真的那像想,妳也不用講出來吧!!

之後又聊了一些有的沒的,大約過了兩節課後

「走吧」

「差不多了?

「不然妳要多久?

剛剛聊天是為了殺時間啊!!

「好吧,往哪走?

這時露易絲的氣息在……找到了!

把立體地圖叫出來後……發現露易絲的所在地方沒有點!!怎麼回事,露易絲確實在學園裡啊,但卻找不出露易絲所在的精準點,現在明明是下課時間,學園裡卻安靜的連鳥叫聲都沒有……

「看來好像聊過頭了」

「是啊,到底是誰!還不快出來」眼盯著周圍,並擺出備戰姿勢,過不久,不遠處的大樹後出現一個人的身影,眼見那人走出時沒放出可疑氣息,才稍微放些警備心

「放心!我不是敵人」

「你是……那個一直看窗外的?」定睛一看才發現,他是今天那個坐在窗邊一直看窗外的學生

「……恩」他聽完皺了一下眉頭,彷彿不喜歡我這麼叫他,但他也沒說出他的名子

「那請問你找我們有什麼事?」鳳凰這時也站在我身旁,並用銳利的眼神瞪著他

那人沒理鳳凰的話「你就是虛無王啊,我看是個連F都沒有的廢物吧」

「喂!說話放乾淨點」說這話的是鳳凰,現在她好像有些不爽

看到這樣的鳳凰令我感到詫異,不禁用心念問她『他應該不出來我只用原息吧,妳幹嗎那麼生氣?

『就算是這樣,他也不能說你是廢物啊!難道你不會生氣?』鳳凰看我這樣坦護對方,她更不爽了

生氣嘛……感覺好像還好欸,要是說出來,她應該又要說了吧

「我是不是廢物不是說看了就是吧,那你找我有事?

「……嘖!沒事了,我可沒空跟廢誤解釋」說完,他便轉身準備離開

「喂!臭小子!」鳳凰彷彿忍無可忍,正準備衝過去,好在我即時拉住她

『等等啦,妳啥時變這麼暴躁』

『等個頭啦,你又什麼時候變這麼溫吞』

『至少先把露易絲的事情解決吧?

『……哼!隨你便』

眼見鳳凰不鬧事後,稍微安心了一點,沒想到那人又種下火種

「怎麼?只敢說不敢行動嗎?果然是廢物……」

「碰!」下一秒,那人站的位子掀起一陣沙塵

「我們還有事要處理,請你不要再說話了」

「哼!打了就想跑嗎?比廢物還不如」不知何時以閃到旁邊的那人又諷刺的說著

「咻!」那人下一秒又出現在離原地不遠處的地方,只是這次他身上多了些傷,分別在胸口偏左的地方和脖子貼近頸大動脈的地方

這次那人終於不再口出狂言,反而眼前所發生的事令他瞠目結舌

「為什麼沒用魔法也能這麼快,不!就算用魔法也……」

不等那人回神,又立即衝向他,他發覺到殺意,也匆忙閃過,他衣衫不整的重新站好

「靟忒拉孠‧椳饾俰德‧梟也忕緋俰渃刢卅‧吴赻刻刓泀亓‧厺儉夰邥‧翻闶寪神(雙焰緋際,破曉之天,藏身於自然中焰靈,服降在吾之下,亦友亦僕,伴等破塵)」在短短一兩秒內念出了不知道什麼的咒語

語畢,那人全身泛起紅光,空中從四面八方爆出焰流流向那人的手上,火焰聚集成一把黑色的劍

這種情況下只好提高專注力,再次襲去,見狀,他也衝了過來,相交之時,爆出巨響,彷彿整個空間微微震盪了一下,眼下感到虎口微微發麻,但只能硬撐,重整姿勢與對方對視著

那人腳下被紅炎包覆著,然後單手拿著劍,並用另一隻手將空中的焰劉匯聚成一把白色單手劍

又一把!?原來是雙刀流,好啊!看我的

仔細感受後,卻時可以發現他在控制著溫熱的某種能量,但那也是建立在原息之上!!

凝神、同化、控制!

此動作一氣呵成,眼見自身與原息同化後,進一步控制那人周圍的原息量,將原息比例壓到極低後,他沒有像妖仙等一樣感到不適,而他周圍的焰流也沒完全消失,只是變得比較弱而以,看來要完全播離啊,但沒試過,又不知道會怎麼樣

「喔!這就是虛無王的力量?我感覺不到得力量,以及過人的速度,但……還不夠……」他喃喃的說道,但耳力極好的我們終究有聽到

「你到底想幹嗎?」不悅的心竄起怒火,看著他人這樣只會了測試自己,而自己還被蒙在鼓裡,極度的不爽快速蔓延開來

「不說是吧?那我就打到你吐出實情!」這次不管會不會出事情,瞬間將周圍原息抽光,用比之前還快的速度衝向對方,對方因身處無原息之處,一放出的力量瞬間瓦解,使得他來不及閃躲,只好用武器硬接,經過剛剛的教訓,他將力量集中在劍鋒上盡量不外散,看準力量集中點,緊匕首,避開力量集中處,反往弱處擊去

耳邊傳來清脆的斷裂聲,隨後有東西掠過耳邊,眼見不妙,立即往後一躍,輕輕用手摸了下耳邊,鮮紅色的溫熱液體沾了些微在手上

「嘖!武器真高級嘛!」竟然能讓我創造出來的武器壞掉,不過還是贏不過露易絲吧

「『她』才不是武器!」他有些憤怒的瞪著我看,但雙手擇輕輕的撫摸著剛剛被我擊中的地方,那地方雖然沒任何痕跡,但他還是心疼般的摸著

「……不然是?」看著他那樣,好像我做了壞事般,只能帶著好奇的口語問道

「艾絲特,變回來吧」說完,兩把劍化為光束融合為一體,那光開始慢慢邊成一位女孩

「「「……」」」在場全部愣住,剛看到女還沒幾秒就被矇住眼睛了

「喂!死鳳凰幹嗎矇住我眼睛啊?

「你不能看啦!看了你會有不正常頃向」

我用手抓住臉上的手「反正剛剛都看到了,而且我是鳳體能看透本質啦」

「可是……」聽這聲音,鳳凰好像百般不願

「不行!」最後他還是不肯妥協

「艾絲特啊,妳怎麼又穿這樣?快把衣服穿好吧」他百般無奈的說著

而那個女孩,剛剛瞄到時,是一位身高約147公分銀髮玉肌的美少女,身上只穿一雙過膝黑絲襪,其他全裸……

「沒辦法聚集」聽聲音應該是那女孩,不過沒辦法聚集什麼?

「啊!該死!……抱歉,能請你恢復大氣中的魔能嗎?

「啥?

這時鳳凰在耳邊輕語「只原息啦,你剛剛都抽光了,連帶把空氣中的魔法元素也抽光了,所以依靠魔法的那位精靈才變不出衣服」

「好吧,但為什麼她還有穿絲襪?

「……這……我不知道!總之快啦!

「好啦!」恢復成原狀後,脫離同化,等到那精靈……

「她是精靈?」這時她已經穿好衣服,所以鳳凰也把手挪開了

「是啊」鳳凰好像稍微被我的反應嚇到般,稍微後退了點

「跟露易絲一樣?

「露易絲比她高級」

「不對啊,露易絲也已經算神了……妳說露易絲比她高級……所以她也是神?」等等!!這裡的精靈等級怎比我們那邊高這麼多?

「……恩」

看向那位精靈,她正以符合她外表年齡的動作像他撒嬌

「……」

他也發覺我在看著他們,或以為我對那位蘿莉精靈心懷不軌,所以把她拉到身後

「……」他仍死盯著我不放

「難道要我再抽光?」被那樣盯著真得很不爽

「……」

這時那精靈拉了拉那人的衣角,然後指著我們問「他們是誰?

那人蹲到跟精靈一樣高的位子,然後輕輕摸著精靈的頭,用柔和的聲音說道「乖……到時候再說吧」

「喂!到底說不說你到底是來幹嗎?

「咳!好吧,那我就直接說了,依你的能力應該可以」他眼神轉為伶俐

「果然是在測試嘛!」我不屑的說道

 

 

這次超過字數太多= =也未能校完稿.......逤以下次會撿少字數=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蒼雨
  • 我覺得......你可以多修飾一些對話,含蓄一點會更有感覺~
  • 原來如此,感謝感謝還有呢?我缺點沒這麼少吧?

    寧夜狂響 於 2012/09/30 16:16 回覆

  • 蒼雨
  • 我覺得,就是太直接了,故事架構還不錯......
    還有,鳳凰現在的個性要讓年哥願意放棄瑋珊的話,你得好好想想~
  • .....你有件事說錯了= =我從頭到尾並不打算讓洛年放棄瑋珊啊(這論點你哪來的?)
    太直接?
    有些不懂= =
    話說你好像沒發現一件事=兒=不過沒發現就算了= =科科

    寧夜狂響 於 2012/09/30 16:56 回覆

  • 闇鳳
  • 精靈使的劍舞...
  • 你發現到了= =

    寧夜狂響 於 2012/09/30 17:40 回覆

  • 闇鳳
  • 當然
  • 除此之外沒別的感想0.0?
    給點評價吧,負面的也OK

    寧夜狂響 於 2012/09/30 17:43 回覆

  • 闇鳳
  • 用艾絲特的是 神人?
  • 先說我的是艾絲特不是愛思特= =想當然耳,使用她得當然不是神人= =

    寧夜狂響 於 2012/09/30 21:29 回覆

  • 闇鳳
  • 我靠.... 我都沒注意到ㄟ= =
  • = =科科

    寧夜狂響 於 2012/09/30 21: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