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仍沒有句點= =但我盡量改掉錯字了,至於文法問題,我會慢慢修改,內容物,也會慢慢提升層次...........吧= =



隔天,我被告之說,因為我資質過高,正常學校無法正確教導,於是要我接受特別教育,話雖這麼說,但之後上的課程全與魔法無關,例如:刺繡、插花、神樂、茶道……等等各種需高專注力卻有跟魔法無關的東西,彷彿要降低我自然冥想一樣,不行!如果繼續只上這種課,那我將無法踏上那領域!

下定決心後,在宅邸裡找到了薩哈齊亞大人,並說明了原由,然而他卻有些無奈的笑

「這是要讓妳提升的一個小訓練,妳說的沒錯,這起初確實會減少自然冥想,但妳想想,妳上的這些課程都是高專注力的課程,所以當妳正式學習魔法後,你將會發現原本需高集中力的事情,妳將可以輕鬆應付,而自然冥想也回提高,更何況,到時你是要代替我們與神溝通的人,不學點禮儀怎可以呢」

就這樣,被他這有點唬爛味道的話語給帶過了,雖然之後學習魔法時,也卻時有如他所講,但……

「露易絲……大人,我來幫妳送食物了」傑平淡的將東西放著轉身就走

「……哀……好,你先放著,晚點來找我一下」露易絲知道這是公共場合,傑不能像之前那樣和她說笑,但看到傑冷淡成這樣,心中還是不禁有些傷感

「……是!」傑回答的大聲,但其中不包含著任何感情……還說說是被刻意壓抑著?

當所有課程學習完畢後,過沒幾天,我便被帶到大玉姬神殿正堂接受被封為玉姬之名,並且正式在殿堂裡生活,每天的工作就是接受人們的供奉,當面臨災難時,便施展大型的變遷魔法……一成不變的生活,讓我不禁感到厭煩

當正在想有的沒有時,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戌時……時候差不多了

工作的時間已完,起身準備回房,等等則會有人把膳食送到房間,再晚點則去淨身,日復一日,沒有變化,彷彿過著監獄般的生活,逃脫這種想法,早已漸漸壯大……

「叩叩叩」房門微微被敲響

「請進」剛說完,門被拉開,在外的人將東西擺放到房內後,也緩緩的將身子移到房內,然後悄悄的將門拉上

看著他將門拉上的同時,我便開心的朝他撲了過去,不顧是否會將東西翻倒

他承受不住力量,並被撲倒到在門口旁的地上,這時他驚慌的不知怎麼做,只好紅著臉愣在那「露、露易絲……不要這樣啦……」

「嗚……我辛苦工作一整天,慰勞我一下嘛」帶點惡整的意味將眼前的人──傑谷納亞

「可是……我會不好意思……」邊說他邊看像旁邊,彷彿看著我是一件很令人害臊的意思

也對,到房間後,我便將穿在身上的和服放鬆,所以這樣撲在傑身上時,他很容易就會看到我那只有微微為凸起的胸口

「難道你討厭我的身體嗎?」看傑這樣,心中想惡整的心情不斷增益著,帶著傷心的表情,不斷得靠近傑的臉

「沒、沒有啊,露易絲,還是吃飯吧,冷了就不好了,妳說是吧!」看見他慌張的模樣,這時會想其實過著這種生活也不錯

「嗚……不討厭為什麼不看著我!?而且還一直想轉移我的注意?」這時刻意擺出不悅的表情,之後馬上看到傑著急的樣子

「沒有!……那你想我怎麼樣?」被壓在下面的傑說話有些唯唯諾諾的

「看著我……然後……」越說,我也將臉越來越靠近,一直想後退的傑,也被壓在地上動也不動

「然後?」傑帶著不安的眼神看著我

「吃掉我……」

「……!……!?……什麼意思?肚子餓我可以吃東西啊,我為什麼要吃妳?」他歪著頭,帶著疑問看著我

……騙人!怎麼可能不懂?

瞬間破功的我,臉擺出錯愕的表情

「不是那個意思」遭了,要我說這種事,連我自己都開始害羞起來了

「不然呢?」傑這時彷彿跳脫出那平時唯唯諾諾的樣子,突然變成一個好奇寶寶

不會吧?這、這叫我怎麼開口啦!

「就、就……跟我一起洗澡!!」說完感到臉頰開始發紅,實在沒想到要說出這種話原來這麼害羞

「啊……總之就這樣啦,肚子餓了,我先吃飯!」為了不讓傑發現,於是我快速起身走像被丟在一旁早以冷掉的膳食,然後若無其事般的開始吃起來,而在旁的傑則整個人紅成像番茄般將那在哪裡

「不、不、不、不行啦,那個那個妳是玉姬,我只是個平凡的下人,怎麼可以做出那樣的行為……」

雖然傑是在腦帶混亂當中急忙說出的,但他……

「……是嗎?原來你跟我只是這樣啊……」我的口氣變的意外冷漠,這使在旁的傑有些嚇到

「露……」

「別那樣叫我!你不是說我玉姬你只是下人嗎?那你就給我用上敬語!……膳食已經送來了……你、你可以走了!」此時我有些慶幸我正背對著傑,因為我不想讓他看到……看到我難過的臉

「露易絲……」傑好像也發現自己說了什麼話,所以正急忙的想說什麼

「……出去!……我……叫你出去!!」吐出肺中最後的一口氣,大聲的喊,希望借此蓋過其中的咽塞感

過了許久,遲遲沒聽到門被拉開的聲音,因好奇而準備轉身,但還沒轉成,便突然被人從被後抱住

「……對不起,露易絲,剛剛是我不好,別那樣好不好……」從聲音中聽得出來,傑的聲音也有點咽塞,明顯是剛剛也哭過

「少……少囉嗦!……那些話想必也是你的心聲吧!……少說這麼好聽了……混、混……帳……嗚嗚……」說到後面,我也漸漸泣不成聲,只能那樣不斷的聽著傑說著對不起,不斷的哭泣……

「露易絲,我……真的很抱歉」傑露著傷心的表情看著我

「對不起這話我聽很多了……不用多說……」雖然以不再哭泣,但心中的淚水還是在流淌著,被喜歡的人說那種話,彷彿我們的關係是如此得單薄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再是以前那樣」傑說完這句話後,便抓緊我的雙肩,並快速拉像他的臉,當意識過來後,以發現傑柔軟的嘴唇以貼嘴上,不多做任何動作,就這樣靜靜的吻著

「……!!」驚嚇到的我,沒有想到傑會做出這種行為,但這時我也感受到了傑的歉意,不論怎麼樣,他都希望可以挽回,挽回以前的關係,甚至希望達到更進一步的關係

過了許久,當腦袋正式開始重新運作時,身體便驚訝得跳到旁邊,並紅著臉指著自己的嘴和傑,最有些口吃的說「啊……啊!!我、我的初、初吻!!被、被、被奪了,啊!!!……」

「露、露易絲?」看著頭一次發慌的我,傑好像有些感到不安,深怕自己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

由於腦袋運轉過度,等能正常說話時,又過了一小段時間

「你要負責啦!」聲音聽起來有點欲哭無淚的說道

「……恩」只見傑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頭

「诶!?」這麼快就答應?照理說傑還會扭捏一陣子啊,怎麼感覺我跟傑的立場調換了……

「我、我會負責的,不管要我做什麼,我都會做……那你可以原諒我了嗎?」最後一句,傑說得有些心虛,怕我會拒絕似的

是為了這件事啊,不過還真頭一次呢,平常都處於主動的我,這次竟然會處於被動……這種感覺也挺不錯的

「好!……我剛剛說過,和我洗澡!!我就原諒你」果然再次說出來會另人害臊呢,看著傑的臉頰越來越紅,害我也開始不知把眼睛往哪擺了,而且小小聲的說了「被親一下就驚訝成那樣,竟然還要……」

「我是因為你突然主動我才會嚇到啦!」不甘被說而回嘴,但其實心裡也的確剛剛的那一嚇而小鹿亂撞,而為了不被發現,只好提出更大膽的

「……可是……會不會被人看到?」看來他還是想勸我放棄啊,不過好像是基於不好意思,所以也沒過於否定

「沒問題,我有專用的浴池,每天在我工作的時候會有人定期打掃,等我回來就能用了,位置就在我房間的後面,一定要經過這裡才能到達,所以……」所以你別讓我繼續說啦!大笨蛋!

「可是妳不怕我看到嗎?妳……妳的身體」看來傑最擔心的果然是這個

「那個……基於這點,我們是平等的,沒關係!」為了壯膽,不自覺的將聲音放大

聽完後,傑的臉變的爆紅,並且用雙手摀著雙腿之前,嘴中還念念有詞「怎、怎麼辦,我會被看光,怎麼辦」

沒想到傑比身為女生的我還矜持,這不禁感到到好氣又好笑

「我吃飽了,走吧」我將餐具放在盤子上,並看著傑做出決定,結果最後他還是將在那裡,無奈之下,我只好起身主動將他拖到浴室,途中他不斷抓著地板、柱子、門邊,但就是沒有一句怨言……反之,我心頭反而毫無頭緒,看來只能豁出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嵐翔
  • 頭香?!www
  • 或許= =

    寧夜狂響 於 2012/10/21 15:39 回覆

  • 逆天雪
  • 其實,我不喜歡看愛情文
    我是喜歡看言情文
    就像這篇文一樣XD
  • 我不懂愛情和言情的差別= =
    但謝謝捧場

    寧夜狂響 於 2012/10/21 16:59 回覆

  • 逆天雪
  • 期待下一集XD
    本性透露
  • 我可能要改成兩個裡拜一更了,最近沒靈感。

    寧夜狂響 於 2012/10/21 19:02 回覆

  • 月影風嵐
  • 她都可以接受被吃了
    只不過被親一下反應就那麼劇烈?!

    下一篇難道要步入禁忌的花園了嗎~
    我倒是挺想看露易絲反推傑欸XD
  • 想歸想,實際做了還是會害羞嘛,先説喔,這次我不打算寫什H的內容

    寧夜狂響 於 2012/10/21 20: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