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旁邊似乎有人靠近,是一個看似跟露易絲差不多年紀的男孩,髮色為純白,眼睛微淡紫藍,身穿著跟露易絲他們略為不同的衣服,此時,他正從露易絲身後接近,而露易絲因心神不寧而完全沒感覺到身後的人。

他慢慢的將兩隻手伸向露易絲,神不知鬼不覺得繞過露易絲脖子……然後熊熊抱住……

「……露易絲!我找你好好久,妳沒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他說到後面,聲音開始有點咽塞。

露易絲驚嚇到瞪大雙眼,並雙眼失神,嘴唇不禁的顫抖,過了許久才緩緩開口「……這聲音……不可能!……小、小傑?」

「太好了,露易絲,妳果然沒忘記我……」露易絲感到身後的人正喜極而泣的顫抖,肩膀上正不斷被濕潤的淚水所浸溼,並感受那股力量將自己抱得更緊。

「……等等!真的是小傑?」完全不敢相信,並極力掙脫,並拉開一段距離保持警戒姿勢,但定睛一看後,卻發現眼前的人……

「露……」那人一見我掙脫離開,表情就露出些微感傷。

「不可能……不可能的,當初明明……」為什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真的是傑?」帶著忐忑的心情望著眼前的人。

「當然,露……依絲。」

「……真的是你!」心頭百感交集,明知不可能,卻聽見那熟悉的名子,身體不自覺的衝進那人懷中

傑也開心的輕輕抱著,並用那熟悉又溫軟的手,輕輕的,輕輕的順著露易絲的頭髮摸著。

雖依畏在他懷中,但也因熟悉的感覺,讓原本混亂的腦袋得已清醒。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雖然高興,但也帶著疑問,照理來講,傑早在我到仙界前……就已經死了!

脫離他胸口,嚴肅的盯著他的臉孔……真的是他……但為什麼?我明明……

「……不要管那麼多了,妳現在無處可去吧?那要不要繼續跟我在一起?」傑真誠的說著

「先回答我!而且如果我繼續跟你在一起,難道不怕我……」話未說完,嘴變被堵住

什……!

他緩緩移開,手輕輕的將不知何時流的淚水擦掉,並再度抱住露易絲那纖細柔弱的身軀。

「沒關係,我不怕,如果妳真的希望我將全部告訴你,那我就告訴你,但我不會離開妳,不會傷害妳,不管妳變得如何,我終究會在妳身邊。」

「可是……我曾經害了你啊。」淚水再次奪眶而出,手彷彿是為了抓住什麼般,也緊緊的抓住傑的背

「那不是妳的錯,何況這裡並不是那裡,而我也有了保護你的力量……如果我真的離開了妳,那你就真的無依無靠了,所以不管怎麼樣……我不會再離開妳。」

「但我害了你被殺是事實啊!」那時如果可以控制住,你就不會有事了。

「當時因為我也錯了,所以那只是懲罰,不是嗎,我並不後悔當時所做的是,因為我很開心。」傑露出有些無奈的苦笑,並將身體抱得更緊。

「不是!當然不是!你是唯一對我好的人,你並沒有錯,錯的是我,錯的是我的力量,錯的是那群覬覦我的人……」過去的事開始不斷浮出,心中的恐懼也莫名的巨增。

「依絲……不要在回想過往了,讓我們重新來吧?」

「但如果我又誤傷了你……那我就……」

「妳會暴走,是因為妳受了太多的傷,但如果是現在,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不怕啦,況且,我相信妳,我相信妳不會了,妳有能力控制住的。」

「並沒有……」這句說得很小聲。

「依絲妳說什麼?」傑將臉靠近,希望可以聽清楚。

「並沒有!我並沒有能力!……我剛剛……又……總之,我又失去周遭的人了。」因為這是命運,所以終究注定我是孤獨的……

「妳有新的家人了嗎?

「那是過去式了……我逃了出來,準備離開。」

「跟『他們』一樣那樣對你?」傑有些警戒的問。

「沒有,但他們露出了害怕的眼神,當看見時,那事物又重新出現在腦海裡,我好害怕,害怕他們也會那樣對我!」到最後,幾乎是邊哭喪著臉,邊力竭的大聲吼出。

「所以我就逃出來,因為我真的很怕,很怕他們的想法和看法,很怕我又將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很怕又將失去一切……」不自覺的,雙手緊緊抓的傑的衣服,彷彿很怕失去……

「……依絲,當初我看見時,我不是也露出害怕的眼神嗎?

「可是之後……」

「是啊,之後如果不繼續在一起,妳怎麼知道他們真正的意思呢,剛剛不是還有人來挽回妳嗎?……」

傑之後沉默了一陣子,之後又緩緩開口「我啊,雖然很想單獨跟你在一起,但我不喜歡妳傷心,當初你會選擇跟他們在一起,應該也有想過吧,他們不是那種人。」

「是啊,當初是想過,但當看見那景象時,以前所發生的事又突然浮現在眼前,恐懼占據了身心,當回神後,我已經逃出了……」

「乖……再回去找他們一次吧,確認他們的想法,妳也不希望再次失去吧?」傑不斷的安撫,輕輕拍著背,借此希望將露易絲的痛苦拍出來。

傑不希望露易絲想起以往得事情,更不希望那些事束縛著她,然而現在有這個機會,讓露易絲知道並不是所有人都厭惡、排擠、畏懼她,這麼做雖然很有可能會讓露易絲離開自己身邊,但如果露易絲可以擺脫過去,重拾她當時的笑容,那自己也願意在旁默默守候著她,當然,如果露易絲再次體會到當初的絕望,即使是,傑也會無視的命令而剷除

「……嗯。但我希望……你陪在我身邊……」露易絲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傑。

「好啊,我很樂意。」傑淡笑。

「那先回去吧,先去找那還處於『渾沌』的鳳凰」露易絲轉身準備走回去剛剛與鳳凰相遇的的地方。

傑聽見鳳凰兩字,微微低頭喃喃自語「鳳凰?……不可能是她吧,依照剛剛依絲說的,跟她完全不像,應該只是剛好而已……嗯!」

露易絲回過頭望著傑,露出不解的樣子「你剛剛說什麼?

「啊!?……沒!……對了!依絲,小孩呢?」傑避免剛剛的事被發現,急忙轉一話題。

顯然選對了話題,只見露易絲愣了一會兒,然後整個臉開始紅了起來!

「什麼啦!我、我、我怎麼可、可能有嘛!」露易絲最後惱羞成怒,朝傑的身體踹了一腳。

趴在地上的傑不禁露出呻吟「啊……好痛喔,依絲。」

「誰、誰叫你說那什麼奇怪的話啊!」露易絲強押著不斷狂跳的胸口,瞪著地上的傑。

「不是嘛!當初明明做了那種事,想說妳會不會想念我而……」話說到一半,露易絲的拳腳又朝傑招呼過去,並一邊打一邊罵「啊!笨蛋!也不想想那時我才幾歲,我哪有能力啦!」

「嗚──啊──依……依、絲!」傑抱著頭發出哀嚎。

「……抱歉!沒怎麼樣吧?」發覺自己好像太過頭的露易絲急忙將傑扶起,並檢查看有沒有受傷

「恩……沒事,是我說了奇怪的話題」傑輕輕柔著被打的地方,微微搖頭說著。

「就是嘛!也不想想我們那時的發育狀況!」露易絲將有些發紅的臉別過。

「……可是我那時好像就可以了……」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所、所以你是說,當時……我體內……啊!笨蛋笨蛋!」話還沒說完,拳腳又代替言語招呼了過去。

「對不起嘛,依絲,我以為你知道。」傑撐起手護著頭,急忙解釋著。

這時,露易絲打到一半便停下了手,傑不禁感到訝異。

看向露易絲的臉,發現露易絲的臉微微發紅外,彷彿還在思考著什麼,看到一半,露易絲便轉過頭來

「看什麼!走啦,還有正事要辦。」

「……恩」看著露易絲的反應,讓傑稍鬆了口氣,因為露易絲不再是那陰沉傷心難過的樣子,而是以前的露易絲。

 

 

 

看不下去的請反白以下內容

分隔線-----------------------------------------------------------------------------------

想必會反白的人都是對我的文有點看不下去的了吧?

不過想想也是啦= =(不過看不下去的人應該都直接不看了,不會有人不看了還看到這個吧?)

總隻應該是白打的了,但.....還是說一下好了

看不下去的大大們,認為我哪邊應該強烈改進?

(大多人不會鳥的吧,跟具經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嵐赦  L–$
  • 怎麼覺得你的自白越來越陰沉啊-.-
  • 诶?可能是課業影響吧?

    寧夜狂響 於 2012/12/02 15:08 回覆

  • 月影風嵐
  • 可以請問一下你有埋什麼伏筆嗎?
  • 怎麼這麼問?
    伏筆,看你問的是哪一部分吧,畢竟我很不會下伏筆之類的= =我還算蠻直接的
    所以可能有我不小心埋的吧...

    寧夜狂響 於 2012/12/09 21:5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