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摁~~好軟……」洛年醒來後,發覺自己的臉枕在兩個軟軟的東西之間,忍不住將頭在往裡面擠一些,並稍微左右晃動頭,讓臉頰感受到那舒服至極的觸感,用手想摸摸看是什麼東西,結果不小心抓得太大力,突然上方傳來一聲嬌淫的叫聲「啊~~

洛年將力道放輕,但仍然抓著,將臉往上移,看到瑋珊正臉紅的瞪著自己

「……對、對不起」洛年全身彈了一下,緊閉眼睛,正準備接受挨罵

「……」洛年將眼精微微睜開,看到瑋珊能紅著臉,只是眼睛已沒有瞪著他

「沒關係……」

「哈?」洛年有些傻眼

「不是嘛!我想說你剛睡醒還有些糊塗,所以不跟你計較了,怎樣,難道喜歡我生氣?

「不、不是,呵呵……話說我們好像起的有點早,感覺到其餘的人都還在睡,我們要繼續睡?

「……陪我去散步,可不可以?」瑋珊有些臉紅的說

「好啊,來到這邊,妳好久沒陪我了,難得妳主動邀約,我怎麼會說不呢」

「……那走吧」

兩人換完衣服後,出了門,散步在人煙稀少的森林裡

「聽說這裡一帶有魔獸,所以很少人來呢」洛年對著身旁的瑋珊說道

「……我知道你不怎麼人歡人群,但也不用挑這麼危險的地方吧」瑋珊勾著洛年的手,嘴上雖然在抱怨,但心裡甜滋滋的,因為他們倆很久沒這樣在一起了

「沒關係,我會保護妳」

「哼!你是因為你是我的使魔再這樣說的吧」

「當然不是啊,因為妳是我老婆──啊」洛年嘻嘻的笑

「……」瑋珊紅著臉不發一語

兩人就這樣散步了一陣子,發覺時間差不多後,準備走回去,途中如果有魔獸,會被洛年提早一步感應到而繞開

回到家後,兩人發現露易絲和鳳凰還在睡,於是瑋珊負責做早餐,而洛年則去叫兩人起床,熾雪待在特殊空間,只要一叫就會現身

洛年走到露易絲房前,想到昨天被露易絲嚇到,於事他也想來嚇嚇露易絲,他輕輕轉開房間的門把,走到露易絲的床前,看道露易絲的睡臉「……好、好可愛……呃!我在想什麼啊……但臉看起來好軟……」

洛年忘了當初的目的,開始用手戳起露易絲的臉,洛年感覺露易絲的臉真的好軟,好像麻吉一樣QQ的,不禁開始用捏的,他力道控制得很好,沒有讓露易絲醒過來……

「……真的好軟好舒服喔!」洛年嚥了一口口水

就在洛年戳的正爽時,露易絲突然醒過來「噫~嗚~」

「……啊哩……」

「……爸爸?」露易絲看清楚後,發現洛年還將手抵在她臉頰上

洛年立即將手抽回「……醒了?那好我去叫鳳凰了」說完質量一變輕,瞬間離開露易絲房間

「……爸爸?……」露易絲也用手指戳了一下自己的臉頰「好軟……」

 

「……糟了,會不會被誤會啊!?」洛年跑到走廊,現在正安撫著心臟,用手在胸口附近來回拍著

「算了,她應該還沒完全睡醒,應該很容易呼嚨過去,還是去叫鳳凰……」

他走到鳳凰房門面前,但不知道要怎樣面對她

「順其自然吧,太做作她會發現的」洛年對自己說完,很不客氣的直接打開門,房裡的東西只有基本的傢具,不像露易絲還有些玩偶或私人物品,她這樣就好像……就好像過客一樣……

「鳳凰~喂!起床了~」洛年輕輕搖著鳳凰的身體

這鳳凰轉過身來,洛年看到她眼角還有些淚痕,然後鳳凰還未醒的說出夢話「我走……」

「走?」洛年不懂她在說什麼

「我走,洛年……我離開,你們不用在意我……我……會離開這個不屬於我的地方……」

「……開、開什麼玩笑!」洛年握緊拳頭,盯著還在熟睡的鳳凰「開什麼玩笑!說什麼傻話!」

洛年說得很小聲,但卻顯得異常憤怒「我……我好不容易才……才認知到……我說過……會讓你體驗到……」

感受洛年散發出來的憤怒,鳳凰也被驚醒了,鳳凰張開眼睛後,緊盯著洛年「洛、洛年?」

「我……」這是夢話,不是真的,我要冷靜……冷靜……

洛年突然抱住鳳凰,輕輕在她耳邊說道「我會讓你體會到的,我不會再讓妳說出那種話」說完,洛年起身,換了另一種心情看著鳳凰「起床拉,趕快整理一下,下來吃飯吧,飯都快涼了」說完,洛年便離開下樓去

「剛剛……」剛剛的話在鳳凰耳邊圍繞「體會到?」

鳳凰有些愣愣的看的洛年消失的地方「難道是昨天瑋珊……」

鳳凰抓緊胸口「這裡……真得是我該待的地方嗎?洛年、瑋珊、露易絲……他們是一家人,但我……」

「為什麼會做這個夢,這個夢……好討厭,卻又那麼真實,而且還被聽到了……」鳳凰抵著自己的臉

很不容易習慣了那孤獨感,為什麼你又讓我感到溫暖?明明選擇得不是我,為什麼不時又要那樣看著我?同情、憐憫?還是認為一再的讓我墮落很好笑?心裡明明這樣想,但看到他眼神感受到的又不是那樣,他也曾感受過,為我感到難過,卻因為……而故意不去接受我……

「我只是過客,事情辦完了就該走,這裡不是我該待的地方……」鳳凰目無焦點,但眼神卻透露出決心的樣子

 

等待眾人吃完早餐後,在上學的途中,洛年和鳳凰之間的氣氛總有些僵硬,瑋珊試著找話題聊,但兩人總會恩個幾句就都不說話了

瑋珊走到露易絲旁邊,小聲跟露易絲討論著「怎麼辦?」

「……熾雪」熾雪突然在露易絲面前出現「露易絲?」

「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氣氛熱絡一點?」

「要讓氣溫變高嗎?」

「「……」」兩人無言了

「不是,是說有沒有點子讓爸爸和鳳凰姐姐之間的氣氛可以不要那麼僵硬?」露易絲為了讓熾雪也聽得懂,無奈的說出一大串

「我覺得應該順其自然,適得其反嘛,我覺得目前先慢慢等吧,我想以他們倆的個性應該不會這樣太久」

「……雖然是這樣拉……」

 

嘖!那麼大聲,連我都聽到啦!!不過……沒想到我們的事她們那麼擔心,不能拖了,這樣對誰都不好的……

洛年走到鳳凰旁邊,輕輕將手放在她頭上

!!」鳳凰轉頭驚訝的看著洛年

「在想什麼?

「早上……你都聽到了吧?」鳳凰小聲的問

「……恩」

「你放心吧,我……」

「別說傻話了」洛年雖說的緩慢,但還是搶先在鳳凰說出前,先插了嘴

「我雖然沒有選擇你,但別忘了妳自己曾說過的話」

「我說過的話?」鳳凰不解的看著洛年

「妳說過的啊……我是妳哥哥」

「……雖然……」

「是家人的吧?」洛年仍搶先說話

「……恩,算吧」

「那這裡就是妳的歸屬……妳的家」洛年揉著鳳凰的頭髮

家人……這個詞從來沒出現在我身上過……

「那我……我真的可以像對哥哥一樣向你撒嬌嗎?你會不會……」這次沒有洛年插嘴,但鳳凰卻說不出那段話

「恩,可以吧,直到昨天看到妳眼神時,我才回想起,妳也是跟我們一樣的,不是嗎?所以……

對不起」

「嗯……沒關係,這、這種事……我習慣了」鳳凰低下頭,不願讓洛年看到她的表情,她的臉,她一想到那根本無法習慣的黑暗,心就感到一陣刺痛,眼眶也微微泛紅得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現在才接受我?家人?不過就是有一滴血緣關係吧,談什麼家人,果然只是同情嘛,他……還是沒真正理解我啊……

「少胡說了!那種事,根本沒辦法習慣吧,雖然現在提起妳很痛苦,但希望妳可以從此擺脫那不堪的感受」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一切都只是說說!!

「妳當初只是希望有人了解妳,陪伴妳,但那不一定要是另一半,家人也是可以的吧?或許不如妳當初所想的,但……至少不會有人以異樣眼光看待你,不會像其它知道妳身分的人一樣,畏懼妳、遠離妳,深怕妳的不悅,我們會在妳無助時幫助你、難過時陪伴你,犯錯時糾正你,最重要的是,我們會盡力去理解妳,看妳真實的一面……」

真正的被理解,了解自己的感受,不畏懼自己的身分,這些從來沒感受過的溫暖,真的能得到嗎?

「我知道、我知道……我……需要時間……」鳳凰有些梗塞的說著

「沒關係,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來」

……什麼嘛,是我想太多了嗎?他什麼時後這麼貼心了?騙人……騙人的吧!?

「那……我可以挽住你的手嗎?」鳳凰專注看著洛年的眼睛

「……」洛年輕輕揉掉鳳凰眼角的淚痕,看到鳳凰沒有其它的意思,只是單純的想撒嬌,笑了笑「恩,可以啊,但不要讓後面的吃醋喔」

「身為鳳體看的透的,放心,鳳體是最不會吃醋的,也是最殘酷的就是了……」鳳凰無奈的笑笑

它的殘酷,是你還不能體會的……而以體會過的我,這次會盡全力不讓你體驗到……它的殘酷……

「呵,世上有幾個鳳體,想體會它的殘酷也難吧」

「但偏偏我們都是啊,何況露易絲憑著超群的觀察力,有著不比鳳體低的看透本質能力,簡直就是人工鳳體嘛」

「媽拉,鳳體就鳳體,還人工的哩」洛年笑罵

 

「果然還是只能順其自然吧,畢竟他們兩個都不能強逼」瑋珊無奈的說著

「「恩」」

「那就先這樣吧,熾雪,妳要?

「我先待在這好了,最近有點飽和,無法修練」熾雪苦笑

「修練也能飽和?」瑋珊詫異的問

「修練到神後,精神要與大自然同步,協調,這之中需要各種因素,因此很容易達到一個點」露易絲擺出老師的態度解說著

「恩……話說……」瑋珊看像洛年的方向

「剛剛雖然說順其自然,但他們的自然也太快了吧……」

「恩,以他們的個性來說,我也感到怪異……」雖然這樣說,但露易絲臉上卻沒任何怪異的表情

呃……就某方面來說,妳也讓我感到很怪異啊,露易絲。瑋珊暗自心想

 

 

 

這次我沒啥校搞,所以可能有很多XXOO的地方,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