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囉,露易絲大人……露易絲大人。」耳傳來了不習慣的聲音,心想過許是在夢中,並繼續沉入夢鄉,但那聲音彷彿要阻止著我睡著般,不斷的叫著,不斷的把我的意識拉回,但那聲音終究不是習慣的聲音,這聲音是女聲,其中還帶點驚慌的感覺……不對……

正常來說,負責叫我起床的應該是傑,但這不是傑的聲音,於是只好起身來一探究竟,當眼睛睜開時,先一陣強烈的光線,使得眼睛看不清楚周遭的事物,等眼睛適應後,出現在眼前的不是昔日的傑,而是其他不熟識的侍女。

「奇怪,怎麼是妳?平常不是都是傑嗎?」腦袋還未清醒,沒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單純的以為只是普通的事情。

「那……那個……平常侍奉您的傑谷納亞……之後換我來侍奉您了」那侍女說話委婉,一心一意的不想得罪我,但我聽了心情實在不怎麼好。

「傑怎麼了?怎麼突然換人?」隨著腦袋的清醒,開始意識到事情不對,平常侍奉好好的怎麼突然換人,假設是被叫去做其它事,那在那之前就應該會通知才對。

見侍女遲遲不肯回答,口氣不禁變的粗爆了點「說啊!傑怎麼了,好好的怎突然換人!」

侍女聽了不停發抖,最後在威脅下,她只好全盤托出,聽完她所說得事情,我便立刻衝出房間,衝往──火刑場……

從侍女口中得知,上方判定傑昨天對了玉姬做了不該做的事,並被抓起來嚴懲、逼供,但傑始終抵死不從,這使那些高級官員非常不滿,於是私下對外謊稱傑對玉姬做了不敬的事情,並設法玷汙玉姬,將玉姬的力量消去,而被他們抓到,現在正要將以處以火刑。

雖說對外謊稱,但此事終究是高層內部的私事,無法對外完全公開。

而像這種較為醜陋的黑暗面,平常皆在高層司下另外建設的場所實施。

混帳,為什麼他們會知道!?

果然平時就監視著我嗎?表面雖說我是玉姬,但實際上是將我當作無惡不作的罪犯般軟禁並加以觀察,但這關傑什麼事!?

昨天的事成了契機,不管怎麼說……傑!你可不能有事啊!!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不斷奔向刑場,快點,在快點!要是傑出事……

以前其實就有逃出這裡的想法了,但之所以沒有逃出去是因為傑,她怕她逃出後,所以有人怪罪於他,就算當初一起逃出,他們一定會受到眾人的追捕,她自己就算了,但傑可不一樣,她知道傑身體不是多好,不可能和她一起逃出多久,所以她才一直忍一直忍,但沒想到現在,傑竟然因為自己的關係……

在建築物裡,通道猶如迷宮,露易絲不斷轉彎,好在她對此有一定的熟悉,但火刑場的距離……時間很可能……

思想不斷黑化的露易絲,甩頭將想法甩去,她相信昨天傑所說的,他一定會活著並且一直一直……

露易絲進最後力氣衝向眼前的出口,但在眼前的事物讓她停下了腳步,停下了思考……

熊熊大火旁,圍繞著四個身影,火焰的高溫使每人臉上微微發紅,並印出臉上那計畫得逞般的陰險笑容,而大火中,另有一名身影獨在其中,那身影被固定在中間的柱子上,彷彿對周圍的高溫不以為然,身沉的熟睡的,任憑火舌侵蝕著身體。

露易絲認得那身影,比起一般人略為嬌小,尚未完全被火舌吞沒的身形,猶如女孩般的臉蛋……

「……怎麼會!」露易絲瞪大眼睛,不知所措,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被處以火刑的人。

他昨天說過,會永遠陪伴在女孩身邊,並且保護女孩那脆弱的心靈,今天,他食言了,他從此裡開了女孩的身邊,永遠……永遠……並且在離開前,讓女孩的心……碎了……

「傑!」聲音微微顫抖,隨時會崩貴般,全身癱軟,跪在地上,淚水禁不住把持,緩緩從兩頰流下

圍繞在大火旁的,有四人,其中一人不經意的瞥到在旁軟跪在地上的露易絲。

「露易絲大人!」此話一出,其餘三人也轉頭望去。

「露易絲大人怎麼會在這裡?」

「為什麼……」露易絲說的異常小聲,臉部微微扭曲,焦點仍放在被火炎吞食著身體的傑身上

「什麼?」四人沒聽清楚露易絲所說的話,這並不是露易絲說的過度小聲,因為即使在小聲,聲音中的魔力震動仍能讓他們聽清楚,但是,剛剛露易絲的話語中,魔力震動顯然已不正常……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傑又沒做什麼,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對他!」露易絲大聲哭喊,精神已達繃饋的極限。

──你明明說過,要一直很我在一起的,你騙人……騙人!明明拋下我,一個人離開了,離開到我看不到、摸不到、感覺不到的地方!

報仇吧!是他們殺害了妳心愛的傑,傑是冤旺死的,所以你要為他們報仇!

「報仇……傑是冤旺的……」露易絲眼眶中的透明淚水,不知不覺以變成深沉鮮紅的血淚,兩眼變的深濁,猶如看不到底的黑暗。

這時心中響起一到聲音,聲音混濁雜亂,卻清清楚楚的傳道露易絲腦裡,深沉黯淡般的聲響,在露易絲心中投出漣漪。

對!傑不是背叛妳,是被妳眼前的這些人所殺的,生氣吧,因為傑也是想待在妳身邊的,但是卻被你眼前的人所殺了,報仇吧,不只為妳,也為了傑!

「傑也是嗎?他是被殺害的啊,被眼前的人……」露易絲的身子搖搖晃晃的站起,面無表情的盯著眼前的四人,喃喃自語中,身體開始冒出黑色氣體,深濁的黑,帶著負面心情的顏色。

腦中響起的聲音不斷侵蝕著精神,彷彿它要奪得這身體般。

四人眼見不妙,決定在露易絲行動前先殺她,反正露易絲本身就是個威脅,這次處決傑原本是想警告露易絲,只是沒想造成了反效果,既然這樣就豁出去了,至少這樣還有可能活下去!

在四人決定聯合殺掉露易絲而採取行動時,露易絲身上的混濁黑氣以越來越濃,黑氣中,彷彿可以聽到各種怒吼、哀嚎、怨嘆、悲鳴……

這不禁令人四人心生畏懼,動作開始變的緩慢,望著眼前的黑氣,露易絲從中緩緩走出,她面目猙獰,血淚已凝結在臉上,形成黑色的血塊紋路。

露易絲抬頭望著四人,瞳孔極縮,雙眼無神的盯著眾人。

對!就是這樣,將眼前的人通通殺掉,扒光他們的皮,飲盡他們的血,吃掉他們的肉,啃絕他的骨,讓他們知道,殺害傑的代價……

「扒光、飲盡、吃掉、啃絕……傑……」露易絲身旁的黑氣開始縮回她的體內,當黑氣以全然回收時,露易絲消失於眾人眼前……

「扒光……」其中一人聽到身後傳來聲音,下一秒,其餘三便看見他身後出現一個黑影,她雙手併攏成手刀,刺進他的腦門,硬是將整個人趴成兩半,血霧瞬間爆出,鮮血噴在露易絲身上,血肉模糊的斷面,手指仍卡在腦縫中,被血所滋潤的身軀,此時更顯的血腥殘爆,在他被趴成兩半時,三人頭過縫隙中看見噬血的露易絲,她雙眼呈獻暗紅色,髮色也變的全然不同。

露易絲微微舔掉嘴邊的鮮血,便開始啃食她手上的人,腦、眼、耳、心、腸、肉……

對!吃掉!,全部吃掉,他將成為妳的力量,妳將為心愛的傑報仇!

手上的人被啃食的殘破不堪,露易絲將手上吃剩的『肉』丟到一邊,用手稍微將嘴邊的肉屑抹掉

「接下來……」聲音剛落下,人便瞬即消失不見,剩餘三人驚慌的靠在一起,背對背,藉此達到背後沒有破綻,原本是這樣……

「飲盡……」影子閃過,其中一人頭顱騰在空中,血柱沖天,失去頭的那人過沒多久便橫躺在血池上,剩餘兩人見到如此畫面,心中便不禁崩潰,原本想活下去的心意已消失殆盡。

「啊!!!」一人崩潰大喊,身子不斷發抖,猶如中邪般,腦袋中的精神系統受到眼前過激的畫面的迫害,身體不受控制跪倒在地上,並且開始乾嘔。

頭顱飄散到露易絲手上,手輕微一出力,頭骨便化為碎屑,眼睛爆出,但因為視神經仍連接著而沒掉落到地板。

「兩人……啊……」露易絲又再度望向傑,眼神不禁透露出落寞。

─傑,我……等等就去找你,不管你如何,我們都要在一起的,不是嗎?所以……

落寞的眼神只出現一瞬間,便換回原本噬血的神情,不,這次有稍稍改變……

「獄劫魔法─第二十五章十三節七十九項四十四條─明暗鬱結聖燃之炎……」

音節標準無誤,就像機器般的固定聲勢,一字一字的說出,並且露易絲周為出現多項大小不依排列特殊的紋路,扭曲的紋路排列成各個圖形,分布在露易絲四周,然而在以露易絲為中心的地上、天空,都出現巨大的魔法陣。

魔法陣巨大的程度足以把整的刑場給包附,並且五顏六色的色彩彷彿依附著某種規律作排列,整個視界猶如一幅美麗又令人恐懼的畫。

「神棄我言,幻絕情之意,魔侵心聲入,終絕言顯現,慎法彌痛之緋,捨心換絕,殊途同歸,恨愛交絕其言,成萬劫轟烈之炎,降下吾名令之罰懲,成魔非也,神棄我言……」聲調改變,現在詠唱的露易絲看起來就像另一個人,沒有情緒起伏,沒有任何表情……因為這魔法會將現場消滅殆盡,剩餘二人不說,包括傑,以及露易絲自己,但露易絲傷心的不是自己將死,而是她將再度摧毀傑的身體,所以她先封閉自己的心,將自己的心與記憶,封印在任何人都無法介入的黑暗裡,這是她對自己的逞罰

空氣中的氣壓伴隨著露易絲的言語,不斷的互想擠壓,風也開始以露易絲為中心,在魔法陣邊緣順時針轉動起來,天色黯然,與地上漸漸鮮明起來的圖騰成對比,文字開始在轉繞,以露易絲為中心成了一道道的枷鎖綑在露易絲週圍,天空喚來烏雲,聲聲雷鳴震撼著大地,盤旋於空中的風交之震盪出微微火花,隨著露易絲的最後一句話語……

「以命為代價,以無心為枷鎖,以身為詛咒,翔於世上之萬劫,臨於此地!」最後一句不像先前那般毫無情感,其中帶著深深的懊悔、濃烈的不甘。

彷彿要回應露易絲的心情,天上的雷名猶如哀嚎,地上的風酷似悲鳴,天地互相交織,最後燃起悲嘆怒火,火焰遠比火刑要來的熊烈,高溫更是甭提,但那光芒,遠比任何火焰都要黯淡……

這樣就可以了吧,不斷如此的心想,雖然報仇了,但傑也回不來,我也成了名副其實的血姬,精靈王將不在眷屬我,世上任何人將會更畏懼我,蹭恨我,因為這是我的詛咒,我詛咒世上的所有人……

但沒關係的吧,同時不斷催眠自己,不管如何都沒關係了,因為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不對!

心中不知為何,明明已封閉了,突然有了一漣漪,那聲響不是之前聽到的深沉、混沌,是更為清澈的聲音,但想不起來了,因為我以命為代價,以無心為枷鎖,以身為詛咒,如今的我,不帶有生命,被無心索綑綁著,身體是名為詛咒的污穢之物

──不對!妳並不是一無所有,妳還有著自己,妳還有著我的心,雖然妳贈恨著所有人,但仍對世上有的眷戀,妳的無心只是難過,不願擁有過去而已,依絲!想起來吧,妳雖然的確被冠上了血姬之名,但妳並沒有失去一切,妳不是詛咒,想想吧,妳那不是詛咒,聽清楚妳真正的自己!

意識漸漸朦朧,腦中響起的聲音,不禁讓心揪了一下,因為那聲音是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但卻離我好遠,明身處黑暗之中,卻明顯感到臉頰有溫熱的東西流過,想想吧,對啊,我最初說的內容──不管今後如何,我希望大家可以擁有最親愛的家人,最珍惜的另一半……是啊,因為我無法擁有,所以希望別人可以……絕非惡人之咒,只論是其所望,決非善人之意,只談其私心。

終究腦袋一片黑……

 

當醒過來時,身旁的景物已不是熟悉的景物,而是長輩們口中說的仙界情景,果真被驅逐了啊,心中這麼想,便開始漫無目的的走著……

沒有死,因為當時明顯感受到其它的力量包附住身體,那力量很溫暖,是平常常感受到的溫度,沒想到,最後還是你保護了我啊,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寧夜狂響 的頭像
寧夜狂響

天地交響館

寧夜狂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